一路繁花簇锦 | 赵澄襄:为当代发声,在创作中呈现文化的自觉性

关注:323     发表时间:2019-03-29 08:44:10 来源: 特区青年报

赵澄襄(澄子),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女画家协会理事、中华文化促进会剪纸艺委会副主任、《中国书画》杂志社书画院工笔重彩研究员、广东作家协会会员、广东中国画学会理事、汕头画院画师。

人物简介


赵澄襄(澄子),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女画家协会理事、中华文化促进会剪纸艺委会副主任、《中国书画》杂志社书画院工笔重彩研究员、广东作家协会会员、广东中国画学会理事、汕头画院画师。汕头市美术家协会原副主席,原汕头特区晚报美编部、副刊部主任。汕头市拔尖人才、市管专家。曾在北京画院王明明工作室深造,2002年毕业于北京画院首届中国画高级创作班。

  

乡情(入选第八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


主要从事中国画和现代剪纸创作及散文写作。《时光的声音》《乡情》《鱼盘》《清居闲情图》《昨日的足音》《斑斓·和声》《花地》等一批作品入选第八届、第九届、第十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中国女美术家作品展;第二届全国中国画展;奥林匹克美术大展;全球水墨画大展等几十种大型展览。曾获文化部、省、市各级奖项。曾赴伦敦出席奥林匹克美术大会。

  

斑斓和声(入选2012奥林匹克美术大会在伦敦展出并被收藏)


先后在北京、上海、广州、武汉、吉林、厦门、苏州、中山、汕头和香港、澳门、马来西亚等地举办个人画展、剪纸展。一批作品被中国美术馆、中国艺术研究院、浙江美术馆、湖北美术馆、杨之光美术中心美术馆、云峰艺术馆等和海内外人士收藏。作品入编广东省小学生乡土教材。出版有国画集、现代剪纸集、散文随笔集共13种。


赵澄襄工作室取名澄境居,意为澄明之境,一入内,书卷气拂面而来,一排排几近天花板的书架,全是各类人文书籍、艺术研究和书画作品集,画墙上挂着正在创作中的作品,其中有一幅猪年生肖国画,胖乎乎的五彩斑斓的凤翔泥塑小猪憨态可掬。赵澄襄工作室又像一个小小工艺馆,布老虎、木雕、青花瓷、小贝雕、锡罐、漆盘等等,让人目不暇接,一下子就沉浸在中国民间艺术的美感之中。


口述地址 汕头汇翠花园赵澄襄工作室
口述时间 2019年3月13日下午
口述整理 林琳  周晓云


口述


 潮汕乡土气息深刻在童年脑海中,并融入我日后的创作 

我从小就非常好奇,对各种美的事物感兴趣,比如剪纸、画画、勾通花等等。每当看到这些精美的手工,都会忍不住去欣赏、研究,然后尝试着自己动手创作。比如剪纸,我就完全是自学的。

  

印象最深刻就是童年时,有一本必看的《小朋友》杂志,里头刊登很多反映儿童生活的剪纸作品,非常漂亮,我深深为之着迷。没事的时候就拿着这些剪纸作品研究,然后拿出纸和剪刀,摸索着学习剪纸,一开始当然不太好看,无法达到心中的要求,但是慢慢地,剪得多了,熟能生巧,也掌握了一些技法。

  

赵澄襄畅谈艺术生涯。张春华摄


我生活的童年时代,社会氛围非常朴素、从容,没有现在这些电子化的玩具。童年的我们,男孩子爱放风筝、养斗鱼,女孩子爱养蚕、剪纸、勾通花和编塑料线玩具等等,而街头巷尾,常常有卖泥塑、糖猴的小摊,我的童年,就是在这些美好事物的熏陶下长大的,它们形成了我对美术最初的认识。

  

后来,在兴趣的指引下,我慢慢摸索着学剪纸、学绘画,童年那段美好的时光,不自觉地就成为今后创作中的题材和元素。

  

我的作品中,常常可以看到一个潮汕小女孩的形象和一只猫的形象,他们都来源于我的童年。

  

我的童年是在汕头老市区的仁安街老厝度过的。老厝里朴素的客厅、外公的藏书、墙上的字画、老时钟、八仙桌、青花鱼盘和具有鲜明潮汕特色的工夫茶、彩绘花篮,以及过年时浓郁的生活气氛,还有花灯、剪纸、木雕、勾通花等等民间工艺美术,一一进入我童年的视野。我还记得家里养了一只猫,它老爱趴在老厝宽阔的门槛上晒太阳,而我最喜欢做的,就是在安静的午后,把它轰走,自己一个人静静地坐在门槛上看书或勾花。

  


我在汕头的老市区长大,我的父亲是湖北襄阳人,母亲是澄海人,我们和外婆住在一起,从小从外婆那儿感受着各种澄海版本的民间生活。一年当中,我看外婆立春一到就包春卷,中秋节“浮”酥饺做月饼张罗拜月,冬至前夜全家大小围着搓糯米丸子,过年更是制作各种粿品供品忙得不亦乐乎。平日里,自己腌制各种杂菜杂咸,夏日里煮青草凉茶给家人解暑,时令水果不断,日子和二十四节气息息相关。而那时,生活资料非常缺乏,没有煤气灶电饭煲,更无风扇空调电冰箱,家中陈设朴素简单,木桌竹椅,却是一幅祥和的生活图景,日子里有趣味有温度。

  

在我读幼儿园到小学的几年里,还有过几回跟着外婆到澄海城里和乡下访亲戚,乡间庭院、老屋结构、旧式家具、闲花野草等深深把我吸引,农村人比城里人更重视时年八节,投入大量精力,程序繁复讲究,这些都激起我的好奇心。好奇心驱使着我仔细观察着这一切,并在不知不觉中深深地印在脑海中。我的作品,大家常觉得具有浓厚的潮汕乡土气息,想来也是来源于此。


上山下乡那六年,我一直用眼睛和心灵吸取‘营养’

1968年12月,我迎来了人生中另一个影响我创作的时间段,上山下乡到饶平樟溪公社。当时我才15岁,是全公社年龄最小的三个知青之一。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生活非常艰苦,可是那时的我,却一直用充满好奇的眼睛去观察乡村的生活,而忘记了日子里的苦痛。在日复一日的劳动能力锻炼中,我成长为一名劳动好手,居然能挑起140斤重的稻谷。

  

赵澄襄在柬埔寨采风时,与当地孩子在一起。


干好农活之余,我最爱的是阅读和剪纸。那年头,只要知青中流传着什么书,都尽量借来读,如饥似渴地读了一些中外名著,那时候的我,很爱读普希金、裴多菲,以及唐诗宋词,也自己瞎写一通,保存下来的有四五本笔记本,虽然这些诗现在看来极为幼稚可笑,却是当年在艰苦条件下自学的见证。炎热的夏日夜晚,蚊子实在太多,我就躲在蚊帐里,乐此不疲地剪纸,那时的知青生活剪纸已经开始在报刊上发表了。

  

我从1968年冬上山下乡,一共待了六年。这六年里,我体验了各种乡村生活,看到当地纯朴的民风和有趣的民间习俗及神明崇拜,目睹过活生生的生命骤然而逝的残酷,也曾徜徉在田野中,为各种植物顽强的生命力而感叹,这些点滴积累构成我对潮汕文化的感性认识。我一直用自己的眼睛和心灵观察感受故土的一切,一旦进入艺术创作时,自然有了描绘家乡的欲望。因此在我多年创作的作品中,潮汕题材占比重很大。 


画插画、设计刊头,报纸美编的工作让我乐在其中

上世纪70年代,我离开插队6年的乡村回到城里,在刚刚创办的工艺学校读了不到两年的时间,就被分配到了位于中山路的汕头市工艺日用品厂样品室当设计员,担任香包和珠绣玩具的设计。

  

到工艺厂的第二年,我有幸参与第二届全国工艺美术展览的参展作品的设计。更幸运的是,我们单位的4件作品入选了,在中国美术馆展出。这在当时可是一件盛事。

  

赵澄襄在花陶。


1978年3月,我成为广东省工艺美术代表团里最年轻的成员前往北京参加展会,当时展会的纪念章我到现在还保留着。我们单位入选的4件作品中,有2件半是我设计的,其中的《我们热爱和平》珠绣画被收入《广东工艺美术史料》一书中。

  

上世纪70年代至80年代,报纸的印刷技术还相对较落后,许多刊头、尾花等,用木刻和剪纸作品点缀,既美化版面,更重要的是能印刷得更清晰,效果更好。那时,我陆续为报纸做很多刊头设计和插图,因喜欢美编工作,80年代末我来到汕头特区晚报社工作(那时叫汕头特区报)。当时报社创办刚两年出头,只有二十来个人。初到报社,我是文摘版编辑,又可以说是个“隐形美编”,在本职工作之外完成很多美编工作。

  

晚报的文摘版有小说连载需要插图,各个版面和栏目需要刊头尾花,便成了我义不容辞的任务,我在完成编辑文摘版之余,见缝插针地画起插图来。那时没有电脑,没有千变万化的美术字和各种纹饰资料可选择,连美术字等都需要手绘完成,然而我却兴致极高,偶然在资料室一角发现一些花纹纸时,真是如获至宝,都被我巧妙运用到装饰画里,成为报纸插图的新品种。         


我的剪纸作品曾长期被选编入小学美术教材里

除了画插图,这个时期,我的剪纸也经常见诸报端。


那个年代的报纸杂志,非常欢迎剪纸稿件,简洁明快,易于制版印刷,因此在广东省和全国多家报刊杂志,我都发表过很多剪纸,我还应邀以剪纸形式为报刊设计刊头,还剪了不少系列剪纸和成语故事、小连环画,刊于《周末画报》《羊城晚报》《汕头日报》等报刊上。

  

与民间剪纸不同,我的剪纸创作的源头来于我的视野、积累和感受,所以没有民间艺人剪刀下的师承套路和工艺味。从80年代到90年代前五六年,十几年时间里,我业余时间很多精力都投入在现代剪纸的探索上。前部分时间的剪纸大部分是单色的,内容很多是儿童题材、小动物、寓言或成语故事等,与当时的生活息息相关。到了80年代中期,我开始对单一的材质感到不太满足,我最初做剪纸的材料是市面上买来的蜡光纸和工艺厂的色纸,后来为了呈现更好的效果,即用宣纸和广告色自己染纸。自己染纸多用复色,特点是哑光、柔和、渐变、低调。那段时间,下班忙完家务,都沉浸在剪纸的愉悦里,心无旁骛地在小小剪纸里浇灌情感,作品自然单纯和清澈,表达的又是现代生活,这也是受到众多读者喜爱的原因。

  

2015年赵澄襄画展于苏州举行,图为与座谈会嘉宾合影。


因为作品有着鲜明的个性,1993年岭南美术出版社出版我的现代剪纸集,此后全国几十家杂志《美术》《美术之友》《广东画报》《女友》《七彩画报》等各地刊物专题介绍过我的彩色剪纸,不少剪纸被用作封面封底,其中有不少是儿童刊物,很多学校和教师辅导儿童学剪纸都选用这些剪纸作为教材。我的一些剪纸,还长期被广东省教育厅选编入小学美术教材里,直到今天,还常接到素不相识的教师来电来函,要求选我的彩色剪纸编教材,所以说,这些造型生动有趣,色彩斑斓的剪纸,在儿童美术教育上起过点滴的作用。1995 年的“世界妇女大会,中国女美术家作品展览”在中国美术馆展出,我的《安谧》《月光溶溶》《甜梦》《花地》4件现代剪纸入选,并被中国美术馆收藏。

       

上世纪90年代,我开始专心以潮汕风物为对象创作国画

很多人觉得,我的剪纸创作是先于绘画的。其实是齐头并进的。只不过早期我的剪纸作品多见诸于报端,加上我的画作真正形成自己的语言,始于上世纪90年代。我在创作实践中找到个性化,逐渐形成了自己的面目,一批潮汕题材作品的先后面世,在读者中产生了共鸣。1994年我以潮汕乡情题材创作的两件作品《乡情》《鱼盘》同时入选第八届全国美术作品展,开启了比较集中地以潮汕风物为描绘对象的一系列创作实践。而我专心国画创作,也是从这个时期开始的。

  

在这之前的整个80年代,我的画作更多的是以女孩子为主,后来才转而喜欢平面构成,这与我的生活环境的改变,与时代的变化是离不开的。女孩子的形象,更多的是来源于我童年印象和在山村任民办教师的感受,童年里自己做女红的记忆,以及我所看到的潮汕妇女的生活点滴的记忆。后来喜欢平面构成,与我来到报社工作,接触到版面设计有关,而剪纸创作的镂空意味和黑白关系,也直接影响了我后期作品的风格。

  

那时候的汕头,正处于改革开放的热潮中,作为引领舆论潮流的媒体,我们有条件接触到前卫时尚现代化的报刊。当时汕头特区晚报的资料室,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大量各省市报纸之外,香港澳门台湾的报纸也数量不少,这在别处是难得一见的。

   

我看到海外的报纸每天都是一大叠,印刷质量和版面风格令人耳目一新。我每天的工作间隙和午后时光,几乎都泡在资料室,这些报纸,尤其是香港《文汇报》《大公报》《星岛日报》等的文艺版美术版,都是我喜欢看的,令我特别感兴趣的是他们的版面设计,现代感极强,标题和图片安排大胆,平面构成充分运用,极具视觉冲击力。可以这么说,看海外报纸,我主要着意于版面设计和栏目设置,这大大地开启了我的创造性思维。

  

后来我的作品有了自己的面貌。我喜欢画的类型大致可分为几种,即分别表达了对早年安宁自足的百姓生活氛围的眷恋;对飘荡着文人气书卷气的书斋、茶坊、雅舍的向往;抒发对逐渐式微的民间艺术的追怀。

  

这几方面,是我作为一名画家,所想要表达的艺术理想。我总认为,作为生活在当代的画家,我们的视野比前人开阔,既接受古老的传统文化熏陶,又有机会触摸西方现代艺术。我们所要继承的,不能只是单一的笔墨技巧的问题,而是要继承对精神的理解。我的画作要有属于我的观点、想法,用画作表达自己的真情实感。

  

我庆幸很年轻的时候(1978年)在北京看到吴冠中画展,受到极大启发,开始有了思考。2000年,我离开了工作多年的报社,前往北京,在北京画院王明明工作室深造,成为了北京画院首届中国画高级创作班十人中的一员。也是这一年,我有幸随友人拜访吴冠中先生,老先生仔细看了我的画作,和我谈了很多,他强调作品的“腔”的重要性,令我茅塞顿开,他主张的“风筝不断线”和“群众点头,专家鼓掌”对我启发极大,也是我一直遵循和追求的。

       

为当代发声,我的作品中呈现自己的思考和文化自觉性

2012年8月,英国伦敦举办2010(伦敦)奥林匹克美术大会,我获得邀请为这个大展创作一幅作品,与世界各地500位艺术家的作品一起展出。这是一次特殊的命题作业。展览的主题是“泰晤士河·长城——拥抱世界”。我采用象征的手法,把中国风筝和世界上有代表性的国花作为主角,把中国式桌椅、屏风、线装书和茶作为配角,体现中西和谐与文化和谐。取名《斑斓·和声》。当年这幅作品展出后效果甚佳,获得不少好评。

  

为什么能入选,我想,跟我的作品为当代发声是有关系的。汕头对比起外地,有着自己鲜明的文化特色,产生了不少有特点的画家和作品。我的作品因为自己的爱好取向和视野的关系,有了一些思考和文化自觉性,故产生不同于他人的特色。

  

画家的创作不能脱离时代和社会。近些年,我应邀参加了一些艺术活动, 2016年、2017年我接到到北京人民大会堂参加央视书画频道十周年庆典晚会和“大美之春”2017美术界春节联欢晚会的邀请;2017年赴印尼出席“第12届潮学国际研讨会”,提交论文《潮汕题材美术创作实践的回望与前瞻》;2014年和2017年随《中国书画》杂志社书画院访问韩国、柬埔寨,采风写生;还曾在澳门的潮汕文化活动中,代表潮州同乡会向澳门特首赠送画作;近年来随汕头中国画院、汕头画院到各地乡村海岛采风写生,创作“一带一路”、“新农村”等题材作品参展。曾经受邀到马来西亚新山参加“三月初三锣鼓响”潮汕文化活动,作讲座和举办潮汕乡情剪纸展等等。在参与活动和对外交流中,也拓展了自己的视野,创作的画作才能反映当下。

  

汕头处于潮汕文化圈,潮汕文化的丰富和独特,给画家创作带来了诸多可能性,他们生于斯长于斯,深深感受着与外地不同的文化特征带给自己的影响。汕头的实力派画家们具有各自的优势和特点,他们的创作很少雷同,无论人物、花鸟、山水及其他,都有自己的求索,红头船精神的文化基因潜移默化地融入到他们的创作里,很多人通过自身努力,形成自己的绘画语言和风格,形成百花齐放的面貌。不过在当前看,画家们尤其年轻画家,尽量不要满足目前熟练的技巧和舒适生活,仍然需要开拓视野,有更多的读书思考和对外交流,正视本土文化的优点和劣势,有目的地积极探索,创作出格局饱满,精神丰满,与时代同步的佳作来。


图片展示

微博播报

图片展示
图片展示
图片展示


特区青年报

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金平区海滨路8号市委大院5号楼

电话:0754-88287701      传真:0754-88287701

网站备案信息: 粤ICP备16063816号    

                      粤公网安备 440511020005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