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繁花簇锦 | 辜纯生:潮乐是随着时代发展而发展的

关注:105     发表时间:2019-04-08 08:38:58 来源:特区青年报

因为从小家庭成份不好、社会关系复杂养成我不太爱说话的习惯。刚来汕头时,不会交朋友喝茶聊天,业余时间就经常被李先烈先生(他最初在罐头厂潮剧团当二弦领奏,后来到曲艺团当领奏)带去走街串巷,去他的朋友们家拉弦,切磋。

人物简介


辜纯生,1956年出生于惠来县靖海镇,国家二级演奏员,广东省非物质文化遗产(潮州音乐)传承人。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会员、广东省音乐家协会会员、汕头市音乐家协会副主席;汕头市潮乐传承保护中心负责人,汕头市爱乐民乐团团长;曾随潮乐专家杨应强、许友、陈丹、李先烈及二胡演奏家刘雨声研习潮乐和二胡演奏,长期从事潮州音乐演奏及研究,基本功底扎实,演奏感情细腻,有较高艺术感染力。曾多次参加市委、市政府及文化主管部门举办的各种大型文艺演出,多次应邀前往澳大利亚及新加坡、泰国等东南亚国家和港澳台等地区演出,录制了大量潮州音乐音像制品,播誉海内外。

  

辜纯生畅谈潮乐人生。


按照约好的时间,上午9点半到达汕头市潮乐传承保护中心。辜纯生已经在排练厅里跟同事们排演合奏。见到我们,他笑得有些儿腼腆:“忘了今早还有这个采访,嘿嘿。”

  

他刚刚带队到北京演出归来,马上就忙着筹备5月初赴柬埔寨的演出,排练厅里,大家无比认真加紧排练,辜纯生说:“不敢松懈,是因为晋京演出成功的鼓励和压力。”3月12日,“南粤潮涌·古韵新声——广东汕头潮州音乐演奏会”在国家大剧院举行,京城文艺界对潮州音乐的热忱、观赏演出后纷纷盛赞,是辜纯生始料不及的。我们的采访也由此拉开话题——



口述地址 汕头市潮乐传承保护中心
口述时间 2019年3月28日上午
口述整理 林琳 



辜纯生指挥排演合奏。


口述


 这一次晋京演出,潮州音乐被定义既古老又时尚 


这一次晋京演出,一开始有点摸不着底。潮乐团(传承中心此前的名称是汕头市潮州音乐曲艺团)2003年到北京中山音乐堂举办“绿色旋律上北京”专场演出后,再没有专程晋京演出过。所以,这次我们未到北京之前,大家都有点怕到时没多少人来看,就预先派送演出票出去。可是待到我们队伍到京后,才知道文艺界许多教授、专家、演奏家得知消息后,竟四处找票。原本400多个座位的国家大剧院演奏厅,竟然一票难求。

  

那天晚上现场气氛非常热烈。中国音乐学院原副院长、琵琶艺术家、教育家刘德海先生在现场就问陈佐辉先生(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副会长、广东民族乐团团长):“我可以喊出来吗?我都听得快要流泪了!”中国音乐学院胡琴教授和紫禁城室内音乐团音乐总监刘顺等对国乐研究颇深的专家,也对我们的演出赞不绝口,刘顺教授说“潮州音乐就是当下最流行的音乐,既古老又时尚,在潮乐里,每一种乐器都有它发挥的地方,合奏起来又很有平衡感。”

  

总结起来,这次演出的成功有两个亮点:一是整场音乐会,起承转合编排独到,传统与创新交映生辉,原声呈现原汁原味。二是大胆启用新人。上台领奏的多用年轻人,因为我觉得应该多给团里的后生辈锻炼的机会,只有他们接班上来了,潮乐传承和发展才有希望。


辜纯生指挥排演合奏。


民间的本土音乐发烧友,是潮乐发展肥沃的土壤


潮州音乐已经有上千年的历史,直至今天能传承下来,并且发展得这么好,跟基层的土壤有着很大的关系。

  

我小时候的音乐启蒙教育,就是潮乐。我父亲是医生,在家乡靖海开着一间诊所,他同时也是潮乐发烧友,每到夜晚就有一大帮叔伯来我们这里凑伙儿奏潮乐,那是他们非常愉悦的业余生活。我几位哥哥会拉二胡;我的一位叔父则在惠来算是拉提胡第一人。

  

不过说起来有趣,我那时候崇洋媚外,喜欢西洋音乐。从小学起,就跟着从广州回乡的远房阿叔学拉小提琴,自己也自学一点吉他。但在这个过程中,家里不绝于耳的潮乐声还是都灌输进我的脑海中了。

  

我是在惠来二中读的高中。高中毕业后,我想去参加高考,但是因为家庭成份不好,不准我去考。街道动员我去下乡,但是爸爸不肯。他说几个儿子都下乡了,就留这个细崽在家吧(我在家里排行最小,上面有四位哥哥和两位姐姐)。

  

跟潮乐结缘,是很巧合的,也是长期受到家庭氛围的浸淫所致。记得上世纪70年代初,那时候汕头有一个叫“青年实验潮剧团”,经常下去慰问演出,有一天在靖海戏院演出,团里一个叫姚义武的,拉了一首二胡独奏《老房东查铺》,那悠扬的叙事性很强的乐曲,一下子就抓住了我!我听得如痴如醉,回到家里,马上拿出我哥的二胡自己拉了起来。

  

从此,我彻底放下小提琴,学起了拉二胡。

  

年轻时学过小提琴。


因为热爱潮乐,我成为曲艺团的二胡手


那时候学二胡,我靠的是听收音机。每逢收音机里有二胡演奏,我都会马上停下手中的活儿,搬个凳子坐在一旁仔细听。因为这样的习惯,到后来进入曲艺团,只要听到人家拉一首曲目,我不用看乐谱,听上一遍就能自己拉起来了。直至现在我都常常告诉年轻人,学乐器演奏,技巧可以教,但是感觉教不了,这个得靠自己去听,去感受,才能在艺术的追求上走出自己的路子。

  

进入曲艺团,纯属必然中的偶然。因为无法去高考,我就跑到汕头来找大哥。大哥当时刚刚因为家庭成份不好,从汕头市二医院被“精简”出来,去当一个工地包工头。我就来跟着他做工,拉板车,和水泥,这些都干过。

  

1978年,汕头要重建新的潮州音乐曲艺团,团长叫张凌云,原来在惠来县当文化局长。在惠来时,他组织了一个知青宣传队,我四哥就在里面弹扬琴,大约4年的时间里,我一放假就去宣传队里玩。张凌云知道我是学小提琴的,他自己有一把德国的提琴,就常常叫上我去他办公室拉琴,因此对我很有印象。待到要组建曲艺团,他自然就想到了我。于是,跟时任汕头文化馆馆长王金光、文化局艺术科科长徐公顺一同到靖海找我。可那时我已经来汕头了。他们就折回汕头找我。就这样,我就报考了汕头地区潮州音乐曲艺团。

  

记得当时他们是直招,许多人去报考,最后考上了4个人,其中就有一个后来成了我的太太,叫黄佳玲,是拉大提琴的;还有就是我,拉二胡;陈玫,弹扬琴的;李雄德,吹竹笛的。而团里其他人,几乎都是戏校出身。拉二胡的,有四个人,陈蔚、辜慧文、杨岩,还有我,这当中只有我不是科班底子的,也自觉水平最差,所以我特别刻苦,每天除了排练就是练琴,不断学习、请教别人。经常跑到宿舍的厕所旁一个人练二胡。


当时我们住在慕韩里32号,那是汕头市文化局原汉剧科所在地,是一个大栈房,分隔两个大房为男宿舍和女宿舍,住在十几个单身汉(女)。进门处就是团长张凌云的办公室。经常是每天清晨他一进门,就大声喊着“起床了!起床了!”现在那栈房都被拆了,很可惜。


80年代汕头曲艺团成立轻音乐队。     


潮乐曲艺走过坎坷路,现在迎来新高峰


从上世纪80年代起,我们常常有接待演出的机会。就是外宾和海外侨胞来汕头了,我们都会去演出,让他们领略潮州音乐的独特魅力。总是获得赞扬,因为古老,还因为主要的演奏乐器即使分拆开来奏,都很好听。一些潮汕籍同胞,听到家乡的音乐,会很激动。

  

到了地市合并后,李泽邑来当我们团长。那时候就开始下乡了,几乎天天去下乡。我们组建了一支曲艺队,演小品、相声等,王敏和杨展明(潮汕地区著名相声演员),就是那个时候进入潮州音乐曲艺团的。至于乐队,到1980年代末90年代初,我们为了生计,常常去歌舞厅伴奏、歌唱演员去唱歌。大家除了民乐,还学贝司、电吉他等,我记得当年几乎每个晚上都跑到中平街头的汕头市文化馆歌舞厅炒更。

  

我们团从前是差额拨款单位,我刚进团时,每个月领30多元工资,后来升到几百元工资每个月,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2001年。那时候因为工资低,社会上经济发展很快,许多同事都纷纷下海了。我一直坚持在这里,因为我热爱拉二胡。就是这么简单的想法,促使我走到了今天。

  

后来周淑曹老师组建汕头市中小学生金凤民乐团,我和郑诗敏等几个汕头民乐界同行,去那儿当指导老师,每周到市实验学校教金凤民乐团的学生。1994年,郑诗敏说,星海音乐学院的刘雨声老师回汕头了,要请他来“金凤”指导。我因此开始结识了刘雨声,问道于他,他毫无保留地指点我,可以说他来汕头后,第一个学生就是我。在这个过程中,中央音乐学院、中国音乐学院教授和学生来采风,我也跟着学习。后来参加了两届广东省音乐舞蹈花会,民乐团代表汕头拿了金奖,我是提胡领奏。

  

现在回想起来,我也像汕头的潮乐界一样,走过坎坷路啊,现在是迎来传承与发展高峰期了。


  

上世纪80年代在龙湖乐园。

业余时间的互相切磋,是一种很难得的进修


因为从小家庭成份不好、社会关系复杂养成我不太爱说话的习惯。刚来汕头时,不会交朋友喝茶聊天,业余时间就经常被李先烈先生(他最初在罐头厂潮剧团当二弦领奏,后来到曲艺团当领奏)带去走街串巷,去他的朋友们家拉弦,切磋。有时同辜慧文去礐石戏校同在那上课的郭粦书、黄乙丹、陈奕夫、郭惠顺等聊天,听了许多演奏方面的经验,在那时候也开始拜杨应强为师。

  

那是上世纪80年代初吧,当时的氛围很好。汕头人喜欢潮乐的很多,常常是今天去这家、明天串那家,大家一起,找出彼此的优点和不足。我还跟李先烈去过王安明老师家好多次,都让我在技巧和对曲目的感悟上有收获。现在我年纪大了,逢有年轻一辈来找我切磋,我都很高兴,也经常跟他们说,不要有流派方面的门户之见,互相学习,取长补短,才能进步。

  

在上级领导的支持和鼓励下,2017年7月,由文化部主办的第二届中国民族器乐民间乐种组合展演中,我率领汕头潮乐团从全国报送的175支组合中脱颖而出,成为12支优秀组合之一,我们拿到了参加闭幕式汇报演出及在海南省各市巡演的资格,我把这当做潮州音乐传播的机会,结果也很成功。

      

2016年当潮乐团团长后,我就致力于潮乐的传承和继续发展的工作,着力培养新人,给他们机会外出比赛、演出、切磋;潮州音乐调式多,是非常有魅力的传统音乐,这一次由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和汕头市文化广电旅游体育局联合举办的专题座谈会上,京城的专家、教授们都认为它非常有发展生命力。

     


摄影 | 本报记者 张春华

图片展示

微博播报

图片展示
图片展示
图片展示


特区青年报

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金平区海滨路8号市委大院5号楼

电话:0754-88287701      传真:0754-88287701

网站备案信息: 粤ICP备16063816号    

                      粤公网安备 440511020005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