魃魈魁鬾魑魅魍魉……爆红网络的潮语版《生僻字》竟是小学数学老师所创

关注:144     发表时间:2019-04-11 14:45:27 来源: 特区青年报

随着在网络B站的爆红,潮语版《生僻字》也走红潮汕人的朋友圈, 创作者林嘉乐心情是激动的,通过自己改编的作品,他发现有许多人对潮汕话是好奇和热爱的,让这位95后的年轻人觉得自己的努力被肯定了。



潮语版《生僻字》作者林嘉乐。
由潮汕家庭生活场景开启填词灵感

潮语版《生僻字》作者林嘉乐,来自私立广厦学校,是三年级小学生们的数学老师。初见林嘉乐,他佩戴半框眼镜,扣得整整齐齐的衬衫外穿着风衣,仪表斯文。他告诉记者,改编作品的爆红在同僚间也引起了不小的反响,在学校任职两年了,最近总被调侃是“被数学耽误了的语文老师”。


为潮语版《生僻字》填词的经历,林嘉乐觉得是有趣的。在学生时期便喜欢自己用潮汕话翻唱歌曲的他,在听见原版《生僻字》便来了兴趣。他想,原版体现中国文化,如果用潮汕话特有的词汇来改编创作,展现潮汕文化也是很有趣的。趁着寒假闲暇,他说做就做。构思主歌、副歌歌词,从填词修改,到自己演唱制作成视频,前后花了一个多星期。


展现潮汕文化,林嘉乐认为应该让大家走进一个潮汕家庭中,“潮汕家庭是一个比较家族性团体,就会有大家(婆婆)、新妇(媳妇)等不同的家庭称谓;逢年过节一家团聚,家人们会做什么呢?我联想到了家人们在煠饺(煎饺)、煲糜(煮粥);家庭中总会有开心、不开心的事情发生,那就会有心适(开心)衋心(伤心)等心情的词汇……”潮汕家庭生活场景便成了他填词灵感的开端,加上关于味道、食具、食物、动作等词汇,当切换成潮汕话便有了特有的表达,他将这一系列生动而丰富的潮汕词汇分类归纳,组成琅琅上口的主歌词句,借用“日出东方一点红,一条浴布去过番”等潮汕历史歌谣作为提升情感的副歌,以潮汕话翻唱歌曲的小兴趣进行了一次展现潮汕语言、文化的尝试。

改编的潮汕话歌词不是“生僻字”

以潮汕音诵唱特色文化,运用视频及网络平台的新形式展现传统,瞬间吸引了青年们的关注,而触及林嘉乐内心的还是网友评论的一句:“会说不会写是传承潮汕话的最大问题。”


其实,这也是林嘉乐创作的初衷:“平时我们聊天打字总是用谐音字表达潮汕话,比如‘自己人’,总是写‘胶己人’,‘胶’其实是不对的——不是说一个人身上抹了胶,两个人黏在一起就是自己人。从字面上说不过去,正字其实是‘家’。我就想,许多潮汕正字是大家都不熟悉的,不就刚好可以通过这首歌来宣传一下吗?”


林嘉乐给学生们上课。


潮汕话如何书面表达,林嘉乐曾设想,能否创造记音符号来表达书面上的潮汕话,借鉴类似日语“五十音”的标记法,他翻阅《潮洲音字典》发现,拥有6个元音、18个声母的潮汕音要是仅以记音标注,可达千余音,并不是科学的方法。“潮汕话本来就是汉语的一个方言,从古到今谈到汉文化都知道汉字,既然如此也就没有抛弃汉字创造记音符号之理了。” 他反思,汉字表音表意,若用记音标识潮汕话,岂不是一种文化的后退?他开始认识并学习潮汕正字,坚信潮汕话总有特定的汉字表达。


“这些潮汕正字今日本不该被称之为生僻,以潮汕话为母语的我们是不是应该做些什么……”潮语版《生僻字》的视频最后,林嘉乐打上了这样的字幕。这首改编的歌曲,呈现出来的歌词字幕基本为潮汕正字,这背后是他以查阅《潮洲音字典》,借阅图书馆相关的文献,运用潮州母语网、潮汕话字典网在线搜索等方式做出的努力。他感叹“潮汕话其实很好玩,只是玩的人长大了”,但在创作这首作品的过程中,他也通过B站等网络平台,发现了许许多多关注潮汕话正字的群体,发现有许多青年人也和他一样,希望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发扬潮汕话。

通过家庭交流培育家乡文化之韵

林嘉乐觉得,许多人夸他“潮汕话八级”实在过奖。他觉得,如果潮汕话也有语言考试的话,可以分为笔试和面试,而他与同龄人来比较,最多就是笔试上可以得多一点分。他认为,会说不会写,甚至不会说更不会写,是潮汕年轻一代的尴尬现状。所以在B站上,他也发布潮汕话教学视频,将有趣的小品改编成潮汕话版,希望在这个80、90、00后聚集的平台,让更多年轻人关注到。包括改编潮语版《生僻字》,林嘉乐有一个目标:“我希望能让不知道潮汕话的人知道潮汕话,让知道潮汕话的人会用潮汕话,让会用潮汕话的人会写潮汕话。”


作为小学老师,林嘉乐并未在学生中对潮汕话版《生僻字》进行传播,对学生的潮汕话传播教导,他认为更好的传承方式是通过家庭日常对话培育家乡文化之韵。

      

“很多家长都认为孩子需要学好一口标准普通话,甚至英语。所以他们在家里也是用普通话和孩子交流,想为孩子提供更多的普通话环境。其实我觉得没什么必要。孩子在学校接近100%的时间都是在讲普通话,使用时间、频率其实比在家里还多;另外除了学校,孩子平时看电视、玩游戏、上网也会运用普通话,涉及的交流领域也比家庭范围内谈及的话题更加广泛。而且说潮汕话,并不会影响到说普通话。以我为例子,从以前到现在我家一直是用潮汕话交流,我的普通话水平等级是二级甲等,已是对语文老师要求的等级。请问还有什么需要担心的吗?”他认为,潮汕话虽是方言,但是作为潮汕文化的根,它是祖先留下来的无价珍宝,应该保有一份文化自信,保护和传承潮汕文化。




作者 | 本报记者 陈丹


图片展示

微博播报

图片展示
图片展示
图片展示


特区青年报

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金平区海滨路8号市委大院5号楼

电话:0754-88287701      传真:0754-88287701

网站备案信息: 粤ICP备16063816号    

                      粤公网安备 440511020005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