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记者来稿 | 那一场白天放的烟花

关注:1680     发表时间:2019-05-24 09:53:00 来源:特区青年报

文章


那一场白天放的烟花
作者 | 汕头市潮阳实验学校初中部 郑奕妍
 


道路两旁屋舍前挂上了大红鞭炮;卖糖葫芦和棉花糖的小贩一早就选定了区域;陆陆续续有穿着游行服装的小孩奔跑着去集合 …… 一见这般情景,无须多说,定是到了“迎老爷”的日子。


初春时节,万物复苏,乡里迎来了一出大戏——“迎老爷”。出门在外的游子赶回来了,外出求学的少年赶回来了,连鸡舍里的鸡也被这盛事感染了,扑腾着翅膀咯咯叫。


早上的游行早早开始,便有孩童蹦着跳着去抢个好位置观看。若是晨起晚了,便会抱着饭碗去路旁边等边吃。


队伍渐近,人多了。母亲紧紧牵着我和妹妹,怕我们被人群挤散。


记得幼时贪玩,曾有一次跟着表哥乱跑,一不小心走散了,迷失在热闹的人群中。耳边锣鼓喧天,眼前却是泪水朦胧。幼小的我站在角落里哭,周围的人都沉浸在盛事的喜悦中,没有人注意到我。


幸而,有偶然瞥见我的乡人,走到我面前,问我是不是哪家的外孙女。他报出外公的名字,我那时却是记不得外公名字的,只好愣着,不点头也不摇头。


那个叔叔模样的乡人想了一会儿,报出表哥的名字。幸好我是记着的,便点头。他起身朝四周张望着,问众人是否看到我的表哥。很快,表哥在大家一传十十传百的消息中来到我面前。他向那个叔叔道谢,转身责怪我乱跑令他担心。那天以我被禁足在家中为结果。


不过,许是因为愧疚,表哥给我买了串糖葫芦,很甜很甜……


晚上的游行更加精彩,伴着天空中绚烂的花火,穿过鞭炮响后余留的烟雾缓缓走来的游行队伍似神仙下凡般迷幻而神秘。


八九岁那年,三哥哥买了小型的烟花,带着我们几个年纪小的到楼顶天台去玩。我们却是不乐意的,站在天台望着下面的游行队伍,嘟哝着要等参加游行的四哥哥回来再玩。小孩子总是希望大家都在一起玩的吧。


三哥哥拗不过我们,只好陪我们一起等。谁知一等就是一宿,四哥哥回来时我们都睡着了。那一年的烟花我们是在第二天白天放的,没有夜晚的绚烂,却是记忆中最美的。


年复一年,我们都长大了。每年的这天,我依旧会挤在人群中看游行,却再也不会迷路;依旧会放烟花,却再也不会在白天;依旧会和哥哥们有话聊,却再也没有了那份稚气。


乡俗犹在,只是我那充满情意的童年,随着那串最甜的糖葫芦和那场最美的花火,一去不返。

 


“小记者来稿”栏目


特区青年报“小记者来稿”栏目对本报所有小记者开放,希望大家积极踊跃地投稿(文字稿件,摄影作品,短视频,手抄报等均可),来稿主题不限,字数不限,只要优秀,就有机会发表。


特区青年报投稿邮箱:

cssnzk@126.com。


期待在邮箱收到小记者们的投稿,也希望有更多的优秀作品能发表在“小记者来稿”栏目上。



图片展示

微博播报

图片展示
图片展示
图片展示


特区青年报

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金平区海滨路8号市委大院5号楼

电话:0754-88287701      传真:0754-88287701

网站备案信息: 粤ICP备16063816号    

                      粤公网安备 440511020005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