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人的故事 | 黄显:“学生仔”的汕头情怀

关注:695     发表时间:2019-05-30 10:39:30 来源:特区青年报

历史不是线性的发展,未来不会只有一条最优的路。在老城保育活化的探讨与尝试中,我们同时在经历着遗产教育,形成自己的历史观念,这个过程可能比结果更加重要。”

近年来,山水社的名字与行迹不时见诸报端。


记者约见采访这个社会公益群体的领头人黄显,见面时发现这名上海复旦大学在读博士生身上并没有书呆气,更像一个开朗热情的邻家女孩。交谈中,记者发现,黄显的言语个性与所读的传播专业颇吻合。作为汕头山水社社长的她,从2013年起与同伴们深入汕头老城区对历史建筑、街区人文进行调查,从中让这个90后博士生对汕头丰厚的人文历史在快速变迁的时代如何找到新的契机与定位,以利汕头的全面振兴发展有了新的认识与思考。


黄显。  张春华/摄


一群90后聚集在一起,关注汕头历史建筑

与一些潮汕人只会感叹老城的逝去不同,黄显与山水社成员们有着清晰的目标,他们勇于站出来实践,于是一群有志于此的大学生,成了一座老城的文化守护者。

        

现在说起汕头老市区来头头是道的黄显,在接受采访时声称自己是在东墩社区长大的,对于汕头老市区,也就记得小时候由父母带着偶尔到小公园一带逛街而已,并没有什么特别深刻的体验和印象。2010年到北京上大学后,为了完成学校的社会实践作业,黄显寒暑假回汕头,才到老市区走走,拍拍照片,做些简单的文字记录。但不久之后参加山水社的关注行动,改变了黄显的思维轨迹。

        

2012年,黄显在微博上看到一套名为《鮀城札记》的明信片,初次留意到了山水社。这个民间历史建筑关注小组当时是由在市区读高中的曾振华、林境桐、郑鸿斌几个男生发起组建的,他们把历史建筑的照片融入到明信片,以年轻人喜闻乐见的形式去推介老市区。这种新颖的做法引起了黄显的兴趣。在网上和他们多次交流后她发现,其实汕头有不少90后对老市区也很感兴趣,并热情地希望为老市区的保育做一些事情,共同的理念促使黄显加入到山水社这个群体。

        

成为汕头山水社的一员后,黄显和小伙伴们进行了一次颇具成效的文保行动——发出保护汕头老建筑桂园的呼吁。2013年2月,山水社成员经过对老市区公园路上日益破落的桂园进行调查,发现这座当时是市级文物保护单位的历史建筑,楼房结构多处出现险情,不但堆满了垃圾,还有一些流浪汉住在里面,现实状况不容乐观。根据调查情况,黄显和同伴执笔写了一封关于修复和保护桂园的建议信,呼吁有关部门能够及时采取行动,使这座文物保护单位得到它应有的保护。建议信发出后引起了媒体及社会的极大关注,汕头市文广新局也迅速给出了回应,及时对桂园做了应急的保护。对于这次初见成效的行动,黄显认为,桂园保护行动让一直“小打小闹”的山水社有了一定的社会知名度,同时,也引发了社会各界对汕头历史建筑修缮与保护的关注与重视。


在汕头老街做“田野调查”,上省城去展览

2013年6月,广州廖冰兄人文基金会找到黄显,表示要在广东省内五个城市里做城市文化保育的“底层研究”项目,有关汕头的部分希望由山水社来负责。

        

2013年暑期在老市区采访。


接到任务后,黄显既开心又担心:“当时我们心里并不是十分有底气,因为山水社只有不足十人的成员,而且没有专业做过调研的人。几个骨干商量后,我们决定通过网络招募有兴趣的大学生来参加,没想得到不少人的热烈响应,组成了大约三四十人的调研团队,并分为人文、建筑两个小组。人文组负责走进街区找居民聊天调查,内容通过文献资料等档案进行查实验证。建筑组负责对建筑进行记录和分类,选择出比较重点的建筑进行立面测绘,同时还对建筑风格、建筑结构等方面进行档案记录。”

        

同年暑假,黄显与同伴们对永和街的东段以及永泰街这两条临近小公园的街区进行了一个多月的调研。暑假结束后向廖冰兄人文基金会提交了一份报告。2013年12月,山水社在广州大学城的贝岗村举办《那時候的故事——汕头老街兴衰史》展览。展览规模虽不大,但对山水社来说是非常大的一件事,这是山水社第一次走出汕头到省城举办展览。黄显回忆:“那时我在北京上学,正好开幕式在周末举行,于是来回忙着两头跑,虽然辛苦,但一想到能够看见山水社重视的事情得以实现,心里还是非常激动。”

        

2013年暑期在老市区做建筑测绘。


这次调研结束后,让黄显觉察到以往在老市区里除了关注以南生公司为代表的大型公共建筑外,甚少关注发生在老市区大街小巷里普通市民的生活点滴与细节,因此觉得这方面有必要继续挖掘和记录。


从建筑到人,关注生存寻找生活价值

在2013年的街区调研中,黄显了解到有些年龄较大的人在东区有一套儿女买的房子,但对他们而言,老市区就是他们的家,在这里他们能够舒适地生活。还有些人经济条件不是很好,生活艰苦,没有能力做出改变,只能暂时居住在这里。更多的群体则是住在老市区的外来务工人员。以永和街为例,这里的住房租金低廉,外来务工人员能够在这里找到栖身之所,开始在汕头打拼生活。

        

另外,黄显与山水社成员还发现街区里的一些有趣的规则,很值得去挖掘其中的文化内涵与价值观。他们在做街区调研的时候会做街区观察,有观察就有发现:在永兴街和永泰一横交接的T字型巷口的墙上有许多挂钩,挂钩上挂着装满剩菜剩饭的塑料袋,有些人会把这些袋子拿回去。好奇心驱使山水社成员们走访了一些居民,他们发现:其实是有的人家觉得丢弃吃剩的饭菜太浪费,便将其收集起来挂在挂钩上,给有需要饲养小动物的人带回去当饲料。

       

2014年寒假在老市区做历史建筑导赏。


小公园街区里的这个现象,居民们对此习以为常,山水社的年轻人却觉得比较新奇。在黄显看来,这是一种存在于街区中很智慧的资源利用。人们总说环保,要高效、循环利用资源,其实这些并不是什么高大上的事情,都是藏在很细微的东西或者事情里面。而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这也是街区邻里互相帮助的体现——挂钩,成为连结帮助者与受助者的媒介,这个挂钩以及背后的行为是老市区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


关注不单是情怀,调研建言为助力

记者了解到,从2013年开始至今,黄显与山水社的同伴们,无论是否身在外地,都利用寒暑假和节假日,默默地奔走在老市区做调研和呼吁工作,并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

2013年8月,《汕头市历史文化保护区启动区建筑和景观工程设计》进行批前征询公示,山水社向汕头市城乡规划局递交过万字的建议信。

2013年8月至今,山水社组织多次老市区文化导赏活动,反响十分热烈,累计参与超过300人次,探索出一条兼顾经济和社会效益的历史建筑保护新路。

2014年2-3月,山水社受广东省人民政府文史研究馆邀请,与广东省内其他文化保育小组一起参加《城市·记忆——岭南历史文化街区文化保育展》。

2014年11月,山水社向汕头市政府提交《汕头山水社关于汕头市人民政府“2015年度十件民生实事”建议函》,代表关心家乡发展的青年学子为保护老城历史建筑建言献策。

2015年7-8月,山水社开展了永兴街东段街区调研工作坊、老城标志牌设计工作坊、老市区文化导赏等多个项目。

2017年2月,山水社开展新春废墟改造工作坊,基于实地调研对百货大楼旁空地提出改造设想方案,四个方案成果于2017年2月12日在老电信局(小公园亭旁)骑楼下展出。

2018年8月,山水社就小公园用地新建工程公示方案,向小公园开埠区管委办提交建议信,引起热烈的反响。

        

2015年的暑期展览活动。


值得一提的是,2015年8月下旬,山水社在永平路汕头大厦举办“四永志”调研成果展,展示三年来在“四永一升平”调研的阶段性成果,同时举办导赏及“老厝边詖趣味”活动。展览持续了三天,大约有将近一千人次的参观流量。当时团队里一位学展示设计的小伙伴说,“从来没有看过用三千多元举办的展览,也从来没有见过有这样一群人能够一心一意去做一件事”。当时听到这句话时,黄显很是感动,“虽然我们只是一群学生仔,手头没什么社会资源与资金,但我们会用自己的方式去做值得做的事情,努力传播一些值得传播的内容”。 


后记

参与山水社公益行动的六年里,黄显从一名大学生、硕士生直至升读博士生,知识结构逐步完善,这也让她的心智不断成熟、价值观日趋成型。黄显对记者说:“可能和我读的‘城市传播’专业有关,除了关注历史建筑,现在我更愿意到老市区街巷里和老人们喝茶、拉家常,从社会学的角度去了解他们的想法和观念。随着老市区修缮工程如火如荼地进行,街坊正在进行又一轮的更新,来自不同方面的力量在老市区保护修缮的过程中持续交织,也推动着更多角度和更多渠道的讨论。历史不是线性的发展,未来不会只有一条最优的路。在老城保育活化的探讨与尝试中,我们同时在经历着遗产教育,形成自己的历史观念,这个过程可能比结果更加重要。”



作者 | 本报记者 张春华

图片除标注外由汕头山水社提供


图片展示

微博播报

图片展示
图片展示
图片展示


特区青年报

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金平区海滨路8号市委大院5号楼

电话:0754-88287701      传真:0754-88287701

网站备案信息:粤ICP备16063816号    

                     粤公网安备 440511020005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