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繁花簇锦 | 陈廷文:“我学美术专业,最后走上书法的路”

关注:1288     发表时间:2019-06-25 10:12:07 来源: 特区青年报

陈廷文,1943年生于汕头河浦。1964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附中,先后在湛江市、汕头市文化部门工作。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广东省书法家协会会员、汕头市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曾任汕头市政协岭海翰墨社副社长、汕头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专家组组长。


人物简介


陈廷文,1943年生于汕头河浦。1964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附中,先后在湛江市、汕头市文化部门工作。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广东省书法家协会会员、汕头市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曾任汕头市政协岭海翰墨社副社长、汕头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专家组组长。作品多次入选全国及省级书法大展。

口述时间:2019年6月6日下午

口述地点:汕头市龙怡花园陈廷文家

口述记录:林琳


  

前言

有一个朋友说,“你做汕头文艺界人士口述历史记录,陈廷文是一个绕不过去的人物。”我心里暗笑:其实就没想过要绕过他。只不过因为时间紧任务多,一直无法按照计划完成该项工作。


海伦·凯勒说过:“我们不能停住脚步。我们要时时刻刻充实自己,好为尽善尽美的明日献出我们努力的成果。”当我在陈廷文的书房看到他近期用小楷书写的《毛主席诗词39首》《大学》《道德经》等长卷,油然想起这句话来,一位耄耋老人如此在专业之路上孜孜不倦地追求,为着“更为尽善尽美的明日”努力献出成果,不由得让人肃然起敬。

口述


“我学的其实是美术专业”

大家都知道我好书法,其实我的经历有点杂,学的专业是美术,随后多年干策展办展览的事情,最后才是注心在书法上。


我是在广州万福路小学读高小,初中读广州第二十五中学。那时候我父亲在广州做店员。我从汕头到那里跟他团聚,我们住在文德路,学校也在文德路上,那条路集结了广东文联、广东画院和展览馆等。所以我就有机会接触大量艺术的东西,接受熏陶。因为从小就爱好写字,那条路上有许多卖字画、古董和笔墨的店,还经常举办各种画展、书法展和艺术展览等。我就经常去逛,不知不觉地汲取了各种养分。有时在店子里看到好的字帖,非常喜欢,就会找父亲要钱去买,有一次看到《灵飞经》旧帖,把家里给我的早餐钱,每天2分3分地积攒起来,那段时间不吃早餐,终于买到了这本帖子。


在广州二十五中读书的时候,我参加了学校美术组,遇到毛文琦老师,他是读美术专业的,非常爱惜学生的灵性和兴趣。我们经常跟着他出墙报,搞宣传。那时候正逢大跃进时期,我们常常参加劳动,记得还去芳村筑铁路,我们是去工地搞宣传,出墙报和快讯。


后来中南美专迁到广州来,更名广州美术学院。要招第二届的附中学生。我就跟美术兴趣组的同学们一起去考。中南五省有几千名学生去报考,文化课考语文、数学、政治和历史,专业课考写生、创作。我很幸运地考上了。我们二十五中,一共有6名学生考上。这是很了不得的成绩。因为最后附中才招收近100名学生。


“毕业后我被分配去湛江”

我在附中读了4年。林墉是我们上届师兄,还有多位有成就同学成家成名。关山月曾经是我们校长,但是我去学校的时候,校长已经换了,是一位军转干部,姓田(后来调去内蒙)。他在开学典礼上对我们说:“未来的美术家们……”一下子就挑起了我的自豪感,给我很大的鼓励,觉得能够进入这样的学府实在是一种荣幸!


当时我们班里的学生总共45人。后来省里还招考了一个工艺美术班50名,但是因为经济困难时期,就在中途裁减了学生。一开始我们分甲班和乙班,后来又分为国画班和西画班,我在西画班。两个班有60多人,到毕业时剩下39人。因为学业要求很严,主科没有达到4分以上的,就被劝退学。我非常刻苦,也很幸运能读到毕业。


我是1964年毕业的,被分配到湛江。到湛江人事局报到时,得知被安排到城建局做城市规划设计工作,我就害怕了,自己学的不是这种专业啊!怎么办?我就去找在湛江地区轻工局的校友。师兄说,湛江市正在筹备办工艺美术学校,正缺专业老师,你去不去?我想,这才是我的专业啊,就去了。


陈廷文创作中


“接受挑战,参与创办工艺美校”

我去到湛江工艺美术学校,一看就傻眼了。学校在原来一个厂的破厂房里,我们住的临时宿舍是草寮房。


那时候学校已经招生了,近100个学生刚进来,一个学校领导,三个语文、数学、政治老师,再有就是我和池雪影两个专业老师。这是一个地区性专科学校,和湛江市工艺美术研究所是两位一体,所以还有10位从事工艺美术的名师高徒。在有关领导的重视下,一年后搬进了新建的校址,办学条件改善了。


学校初办没有教学大纲、没有规划和课程设计,一切从零开始。我那时也就20出头的年纪,学生们比我也就小几岁而已。我和池雪影在专业教学方面什么都包揽了。我们想办法参照美院附中的教程来,资料不够,我就跑回广州母校求助,在教学的过程中遇到什么不懂的问题,也赶紧请教师兄师姐。


就这样,接受挑战,并很好完成教学任务,一个人干几个人的活,但是心里很充实,也很自豪。有一次,广州美院的杨副院长带学生到海南体验生活,路过湛江来看我们。见到我们学生的作品展示,连连称赞,回美院之后还多次提到陈廷文和池雪影两个附中学生在湛江办校的事情。


“在湛江14年,最后成了办展览‘专业户’”

工艺美校只办了两年,就因为文化大革命而停办了。这两年虽然短暂,却是我人生第一份职业,也干出了许多实绩。其中最难忘的还有:当时国家副主席廖承志亲自来湛江接待印尼华侨(1965年发生印尼排华事件),他来到学校视察,对我们的办学给予肯定。另外一件事,就是湛江工艺美校因为教学出色,获得当时国家轻工部的嘉奖。


学校停办之后,我被借调去地区革委会政工组,搞展览。记得当时有一个《毛主席革命路线万岁》的大型展览,军代表带领我们去韶山、安源采风,复制那里的许多资料。这个展览是全地区性的,任务很艰巨,湛江史无前例调集了上百人来参与筹备工作,都是那里最优秀的人才,有美术家、书法家、雕刻家、摄影家、设计师等,还有泥木匠、铁匠等,我们几个人一个组,负责不同的工作,我则负责整个展览的统筹安排,责任重大,丝毫不敢大意。由于我们做到很认真,每一个细节都追求最好,展览非常成功。


接下来就一发不可收拾了,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等展览,包括逢年过节的各种大小展览,几乎都会找我。我几乎成了办展览专业户了。


因为当时办展览的材料都是纯手工制作,工作量大,也辛苦,什么都得自己动手。每一次展览,需要多少木材、多大版面,都要提前设计好、算准。展览的牌匾、前言、语录,每个字都是手工制作出来,再贴到版面上。我都参加,自己动手写。在那个年代,这种政治任务是容不得一点小错误的,所以,这么坚持下来,不仅提高了我的书写水平,也练就了踏实严谨的工作作风。


1975年,我因为擅长美术和书法展览设计,被调到工人文化宫当政宣组长。单位变动了,其实工作性质没有改变,还是负责大型展览,所以我所到之处,同事们都笑称“这个人名义是单位的人,可是本单位常见不到他”。


这个阶段,邓小平同志复出,提出对外恢复贸易战略。湛江作为沿海港口城市,就要走在前列。我又因此被借调到湖光岩风景区参与风景区恢复工作,并负责风景区对外展览的美术和文字设计。在那里呆了一年多,工作还是很辛苦,把风景区部分场地改成中国古代对外通商口岸展览馆,还举办了一些大型的对外展览。


在湛江,我呆了14年,直至1978年回汕头。



陈廷文书法作品


“因为想家,放弃广州美院而回到汕头”

我是1970年结婚的,妻子在汕头工作生活,我们一直分居两地。我一年也就只有一次回家团聚,那时候通讯和交通不便利,没有手机电话,感情连结常常靠写信。因为很少回家,儿女都不认识我了(笑)。记得儿子长到1岁多,我有一次回家,一进门他竟喊我“叔叔”。


我们夫妻的感情很真挚,特别想要早点团圆。所以1976年底,广州美院老师推荐我去美院专职教书法课,我在那里读书时,就是麦华三(著名书法家,生前为广州美院副教授)的学生,还有陈遇荣老师,也很严格培养我。不过我思虑再三没有抓住这个机遇,一心就想着回家。湛江方面的领导很关心,在他们和汕头领导的支持下,我于1978年调回汕头市工人文化宫当宣传组组长,后来升任(文化宫)副主任。


我是1978年11月到汕头工人文化宫报到的。然后,就去参加大型展览的筹备工作。1979年初,市委宣传部派我们去北京中国革命博物馆学习,并复制东征军时期周总理的史料。


回来后,我们在文化宫搞了三层楼的大型展览。一个是纪念“八一”南昌起义的,一个是周恩来东征时期的专题展。很成功,来观看展览的市民很多。我后来又主持并操办了很多文化专题展览像1979年组织联系广东、广西书法联展作品来汕头展出,组织汕头市书法家作品赴省参展等,也在这个过程接触到了鲁本斯、陈丁、王树滋等汕头老一辈的书法家。


“回汕头后办书法培训,参与创办书协”

 1980年,我以工人文化宫为阵地组织书法学习班,聘请鲁本斯、陈丁、杨楷等十多位书法家来讲学,效果很好。随后几年,又组织邀请汕头市多位老书法家来文化宫连续举办书法培训班和青少年书法学习班,我也开始参加讲课了。同时,我们还在文化宫内办起了书法橱窗宣传栏,对优秀作品进行展示奖励等,这样的学习培训形式当时在汕头算是最早开展的,我们就这么一步一步做,汕头整个书法文化氛围就热了起来。


1983年期间,参与了成立汕头市书法研究会的筹备工作,王树滋是首届会长。1984年,我还参与创办汕头书法家协会的筹备工作。鲁本斯是第一届主席,他很欣赏我,认为我的工作作风踏实、认真、细致,让我担任秘书长,第二届的汕头市书法家协会主席是黄舜生,我是第三届主席。


可以说,我的一生既驯服又勤勉好学。小时候读书,大人说去哪里我就去那里,所幸读的都是好学校。后来工作了,我就做一行爱一行,服从安排,服从需要。我在文化宫工作时,刘锦庭是头把手,他调走之后,我这个副主任实际上就负责全面工作了。到1985年,因为机缘,我调到了汕头市文化局工作。最初先借调到群众艺术馆,当时潘壮勇当馆长。后来就正式调到局里,从副科长到科长,一当就又是十几年,深入基层,上传下达,踏踏实实做文化工作。这个期间我也开始思考人生的方向了,就是说,一个人是无法什么都想要的,你必须要有所舍弃。 



 “走书法的路子,跟小时候的兴趣有很大关系”

我是出生在原属潮阳县的河浦(今濠江区三河街道),很小的时候,在乡里看一位老先生写字,他叫陈海珊,人称“海老”,毛笔字非常了得,远近闻名啊。逢乡里节庆或者谁家有个红白事,都来请他写,对联、牌匾、碑文什么的。我总在旁边观看,心里很羡慕。现在想来,这就是书法兴趣的最开始了。


当年,我们家是做饼食的,铺号叫“创兴”。那时有一句俗话,叫“达濠三件宝:沙浦酥糖、达濠米潤和创兴朥饼”,我们家的朥饼在汕头、潮阳一带都很出名。解放后,家乡一个做饼大师傅来到汕头饼干厂当师傅,创下了“潮汕月”品牌。这个是渊源。


当我到了入学启蒙的时候,因为家庭成分不好,经济困难,我在河浦乡只读了一年级,就辍学了。后来父亲去广州谋生,我被寄养在汕头的叔父家,叔父在职中教书,也是写得一手好字,我被送来汕头市第四小学读书,也就开始跟着学书法。那时因为我已经13岁了,不可能从小学一二年级重新读起,叔父就让我从四年级读起。我青少年时期的求学之路,可算坎坷,不停地转校,还遇上跳级、语言不通等情况,那个难度和艰苦,可想而知。但是也因此养成了我勤奋努力的习惯,也懂得取舍的方式,并坚持至今。


从读市四小那时候开始,我就经常被老师派去做黑板报,因为喜欢写字画画啊,老师说我字写得好,就把这类活儿交给我,我也很乐意,而且设计的黑板报参加学校的比赛还拿到奖了,这样,更是给我鼓励了。现在回头来想,我走书法的路子,跟小时候的兴趣有很大关系。



陈廷文书法作品


“为人民群众喜欢的艺术,才是主流”

待到去广州读书,我已经非常自觉在临摹古人的那些名帖了。在广美附中时,更是将麦华三老师的字学得很到家,同学们笑称我为“麦老二”。


我一直都坚持写,后来有几位书法家建议我要改变,不能老是模仿一人的作品,要广学多问,这样,才有自己的见解,才有自己的风格。我听进去了,慢慢在实践中琢磨。书法是一种慢的艺术,静的艺术,急于求成是不成的,心不静下来也不成。书法还是一种实用的艺术,在古代,它是文化人必备的功底,或者说技能,被称为“人之衣冠”,一个人的才华有多少,人品怎样,大家常常说看他的字就知道了。


有一个约定俗成的说法:区别外国人跟中国人,就用筷子、毛笔和戏曲。书法,作为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代表之一,底蕴很深厚。一个人穷其一生都无法说自己的书法已经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


现在我们爱提创新,我倒是觉得在书法称之为传统艺术这方面不能过分提这个。学古,然后出一点新意,就不简单了。因为首先你写的东西,得让人们看得懂,挂上厅堂,得给人美的享受,愉悦眼目。如果你写的字,丑陋、胡来、故弄玄虚,绝大多数人看不懂,你却说这是艺术,那就很值得推敲了。只有为人民群众喜欢的艺术,才是主流。


有一段时间,大家学书法,都冲着参展入选,都冲着进入省协、国协而去,这个就失去了学书法的本体文化内涵了。艺术的东西,如果跟功利挂钩,就走不远了。


我现在仍在天天写,因为喜欢,因为这个已经成为我生活的习惯,一天不写,我就感觉心里空落落的。楷、行、草、隶、篆,我都写,但写得更多的是行楷。


潮汕的文化以正统为主,中原的文化传承与海洋文化相结合,很独特,有深厚的人文底蕴,我市的书法艺术在省内算是领先的,现在市书协的会员就已经超过一千人。这是很好的现象。有很多人写得比我好,只要大家都肯在自己的爱好上更努力,我们汕头的书法艺术会有更好的飞跃和发展。



摄影 | 本报记者 周晓云


图片展示

微博播报

图片展示
图片展示
图片展示


特区青年报

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金平区海滨路8号市委大院5号楼

电话:0754-88287701      传真:0754-88287701

网站备案信息: 粤ICP备16063816号    

                      粤公网安备 440511020005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