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人的故事 | 张烈华:用镜头留住城市温度

关注:1296     发表时间:2019-06-27 08:53:42 来源:特区青年报

每天马不停蹄地记录当下似乎没什么用,但纪实摄影作品在经过时间的沉淀后,它的价值就会凸显出来。当我们回顾一代人的努力时,能在无数影像作品织成的长卷中清晰看到,改变不是成于朝夕,它曾经历过怎样的过程和演变,是怎样发于无声,却成于巨变。

————


每天马不停蹄地记录当下似乎没什么用,但纪实摄影作品在经过时间的沉淀后,它的价值就会凸显出来。当我们回顾一代人的努力时,能在无数影像作品织成的长卷中清晰看到,改变不是成于朝夕,它曾经历过怎样的过程和演变,是怎样发于无声,却成于巨变。


————


你或许不认识张烈华,但你很可能见过他拍的照片。


《灯光夜市》张烈华摄 


一个人,一部相机,从“老城建筑”到“百姓人家”,1988年以来的老市区故事在他的镜头下一一展现。《灯光夜市》是张烈华眼中上世纪80年代繁华的小公园。夜幕降临,安平路数百家临时摊档沿街两侧摆开,商品琳琅满目,行人络绎不绝。透过七彩玻璃窗向骑楼下望去,绵延数百米的长街,“热闹”是汕头人对它的共同记忆。《灯光夜市》是张烈华的代表作之一,在1989年获中国特区影赛银奖。


脚底沾满泥土,拍人情味照片

张烈华是土生土长的汕头人,他在老市区居住了40多年,拍了30年。


那个时候,张烈华早上起床后,简单收拾一下就拿起相机出门,漫无目的地游走在街头感受老市区沧桑而优雅的气息。为了拍摄出“有血有肉”的照片,张烈华会和老房子的住户拉拉家常,请他们聊一聊建筑的故事,在他的镜头下的老市区有别样的人情味。


 走街串巷拍摄老城区。由受访者供图 


上世纪90年代末,另一位摄影师看张烈华满头大汗地只身穿行于老城区,不解地问:“整天拍些破破旧旧的有什么用?”张烈华说,那个时候的他也没有意识到拍摄老建筑的重要性,只是对摄影的痴迷和对这座城市的热爱,支撑着他拍完了整片老城区。 


为了从更多角度拍摄一间老屋或一条老街,张烈华多次险些发生意外。为了拍摄至平路全景,他背着相机到居平路一座老房的顶楼上取景。老房年久失修,脚踩在地面甚至能感觉到些许摇晃,但张烈华顾不上这么多,上楼拍摄!就在张烈华心满意足地拍完,一只脚踩在楼梯阶准备下楼时,突然,整条楼梯轰地坍塌!摄影师的那种敏捷让张烈华迅速反应,两手撑住两边的墙面,慢慢退回平台,平复了心情后才打电话让朋友前来救援。多年后回想,张烈华还是觉得后怕,“如果真那么掉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爬上脚手架取景拍摄。由受访者供图 


还有一次,张烈华潜入火车路老汽车总站后面一座破旧的大楼拍摄,突然一条人那么高的狼狗冲到他面前,凶恶的狼狗把他逼到墙角,半身直立,两条前腿搭在他的双肩,张烈华大脑一片空白。幸好狼狗主人及时赶到,把狼狗赶走,他才躲过一劫。


难道不害怕吗?张烈华说,危险归危险,没有什么可以阻止他继续拍摄,汕头这座城市有太多东西可以拍了!

     

心中饱含热情,摄影虽苦尤乐

张烈华说自己的入行是误入”歧“途。1987年,他在报社找到了一台积了灰的“海鸥牌”土相机,他的第一张照片就是拿这台海鸥相机拍的。那一年,外马路第三小学落成,时任汕头市市委副书记陈厚实主持落成典礼,张烈华兴致冲冲地背着相机向报社请缨,可到了现场他还是“怂了”。“第一次拍照,心跳得厉害,根本不敢走上前拍,又怕挤在人堆里弄坏了宝贝相机,只得离得远远地拍。”不过,也就是这一张暗房里洗出来的珍贵照片,让他有了拍下去的信心。


1995年12月28日,海湾大桥通车庆典人山人海,张烈华没有挤进浩浩荡荡的摄影队伍,而是“另辟蹊径”,爬上工地的吊车,居高临下拍摄,以汕头海湾做背景,整个主席台上的嘉宾,与整座大桥的构架都囊括其中。这种求整体而不求局部的理念一直贯穿于他的摄影作品中,张烈华觉得,多了些参考系做背景,更能展示城市的整体面貌,也更接近于他想表达的内涵。


 为了拍出独特的照片,张烈华“舍命”爬上大桥的高塔拍摄。由受访者供图 


2004年,礐石大桥修复工程完工,多数人就在下面拍一张路面修复后的样貌,为了拍出独特的照片,张烈华“舍命”爬上大桥的高塔。为了上塔,张烈华找到路政队长,但想法遭到了坚决拒绝。张烈华本想无奈收工,但他在路政队长的一句话中听到了机会,他说“我是认识你的”。张烈华想,既然认识我,那应该看过我拍的照片,或许对我有好感。张烈华转而与他喝茶拉家常,大概聊了半个小时之后,路政队长答应了让他上塔。


 礐石大桥修复后新貌。张烈华摄 


桥的四面都没有梯子,他只能钻到伸手不见五指的塔中,然后慢慢往上爬。背着十来斤的摄影器材爬到塔上时,张烈华满身是汗。“当年还没有航拍机,所以只能冒着生命危险爬到上面,场面非常壮观,风很大,拍摄非常惊险,但那确实是我想要的角度。”张烈华说。


张烈华曾任汕头特区晚报首席摄影记者,在他从事新闻工作33年里,共发表摄影作品数千幅,其中《灯光夜市》《汕头海湾巨变》等几百幅作品获奖。他被汕头市委宣传部授予"汕头市十佳新闻工作者"称号,被汕头市文明办授予"汕头市最美媒体人"称号。


 从事新闻工作33年里获奖无数。张春华摄 


1999年,张烈华曾调到《汕头都市报》做新闻部副主任,这份工作主要在室内,没有机会外出拍照。做了3年后,张烈华主动申请回到《汕头特区晚报》,拾起相机,干起他的老本行。旁人不理解他的选择,感叹道“摄影太辛苦了,坐着多舒服。”他笑着答:“摄影很辛苦,但是快乐在其中。”


眼观城市变迁,时间沉淀价值

年至花甲,张烈华退而不休,离开媒体行业,但他仍然保持着30年来随身携带相机的习惯,闪着光的“好奇心”眼睛让他常拍常新。摄影早就不是他的任务,而是他的热爱,是他肩上的责任,他觉得他有义务完整、系统地记录汕头的发展,为后代还原一个真实的汕头变迁。从南滨路到老市区,到东海岸新区,只要听说哪一地段要修要建,他立马争时间、赶速度地奔赴现场拍下原貌。


2016年,汕头市启动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强化城市管理行动。同年6月,他的一组《拆除海平市场,惊现百年骑楼》的图片在网络上引起极大关注,多平台累计阅读量达15万。这组照片记录了安平路临时集贸市场取缔之前的社会百态,和海平市场拆除后,长期被掩盖的骑楼重现天日。



那段时间,记录和拍摄的紧迫感让张烈华几乎每天都在追着创文跑现场的路上。同一个地方他要拍三次,拆之前拍,拆除时拍,拆除之后变成美丽的道路再拍,有时候是连轴转,拍完金平区拍龙湖区。他说:“如果专业的摄影记者都不想拍,还会有谁去拍呢?如果没有拍下来,它们就永远地成为被遗忘的过去。”至今,张烈华以航拍、视频、图片等方式共发布创文图片和视频一百多张(条),“汕头市创文特约摄影师”张烈华也被誉为“创文之眼”。在他的镜头下,汕头越变越美。


每当有新事物出现,他总是主动去学习。2014年,他买入第一台航拍机,学习航拍新手法。老市区环境复杂,电线交错杂乱,加上刚接触航拍,技术不熟练,在五福路航拍时就摔坏了一架无人机。使用航拍机5年,在他手上坏掉、炸掉的航拍机数量,两只手都数不过来。


 张烈华操作无人机拍摄。由受访者供图 


讲起在粤海大厦航拍时飞机失联的经历,张烈华几度哽咽。那是中午十一点多,飞机在倒行时突然失联,虽然烈日当空还饿着肚子,但张烈华一定要把价值万余元的航拍机找回来。一点多时,飞机仍未见踪影,他情绪十分低落,妻子心疼他,说:“飞机丢了我们再重新买,回家吃饭吧。”妻子的体谅和支持给了张烈华莫大的感动,他说,所有奖章的背后,都有她的一半功劳。


除摄影、航拍之外,他也自学制作视频,还开通微博,注册微信公众号,“张烈华影像”在网络上的知名度和影响力越来越大。汕头越变越好,要拍的东西更多了,永远拍不完。他说我一生只做摄影一件事,他还会一直拍下去,为这座城市留下更多的影像。


每天马不停蹄地记录当下似乎没什么用,但纪实摄影作品在经过时间的沉淀后,它的价值就会凸显出来。当我们回顾一代人的努力时,能在无数影像作品织成的长卷中清晰看到,改变不是成于朝夕,它曾经历过怎样的过程和演变,是怎样发于无声,却成于巨变。幸运的是,一个城市在几十年破茧成蝶中留下的“印记”被有心人保存,凤凰涅槃的汕头在新时代下还将扶摇直上,创造更多值得回味的成绩。


作者 | 本报记者 蔡妍虹

摄影 | 本报记者 张春华


图片展示

微博播报

图片展示
图片展示
图片展示


特区青年报

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金平区海滨路8号市委大院5号楼

电话:0754-88287701      传真:0754-88287701

网站备案信息: 粤ICP备16063816号    

                      粤公网安备 440511020005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