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通民政服务最后一米,“双百社工”就在您的身边

关注:165     发表时间:2019-07-12 08:41:19 来源: 特区青年报

两年前,有一批身穿蓝白马甲的年轻人来到汕头市的16个社区,穿街串巷,寻找需要帮助的居民并持续为他们提供服务。许多人把他们等同于无私奉献的志愿者,后来才发现,这就是他们的专业工作,而且他们的服务是“有价”的——政府给他们发工资。这些助人利己的青年有一个美丽的名字,叫“双百社工”。

两年前,有一批身穿蓝白马甲的年轻人来到汕头市的16个社区,穿街串巷,寻找需要帮助的居民并持续为他们提供服务。许多人把他们等同于无私奉献的志愿者,后来才发现,这就是他们的专业工作,而且他们的服务是“有价”的——政府给他们发工资。这些助人利己的青年有一个美丽的名字,叫“双百社工”。他们有固定的工作单位——扎根在各社区的“社工站”。


汕头市社会工作者协会副秘书长王洁燕告诉记者,过去两年,第一批“双百社工”深入基层,打通民政服务“最后一米”,用心服务居(村)民。社工们通过个案、小组工作、社区工作等专业手法,深入持续了解特殊对象的情况需求,精准服务,同时有效整合资源,激发参与社区治理,营造邻里互助、共建共治共享的氛围。今年7月起,汕头市又增加了14个社区“社工站”,第二批“双百社工”也走上工作岗位,“相信这支有情怀、有知识、有专业的本土社会工作人才队伍将是对基层民政臂力的再一次有效延伸”。


稍加留意,你就会发现,越来越多专业有爱的“社工”就活跃在我们身旁,让我们时时刻刻感受到新时代社会主义大家庭的脉脉温情。



深入村居,

专业精准服务基层群众——



“姐姐,我们想要自己举办一个六一儿童节活动,可以吗?”就读于镇邦路小学的小童(化名)闪着大眼睛期待地问。她口中的这位“姐姐”正是驻金平区永祥街道社会工作服务站的“双百社工”谢婷婷。

  

在大家都在准备过儿童节时,六年级的小童和同学们因忙于备考,缺席了最后一个儿童节活动。毕业考后,小童向社工谢婷婷提出了为自己和同学们补过节日的想法。

  


儿童节活动合影。


谢婷婷表示赞同后,小童和小伙伴们就开始忙碌起来:从写策划方案到组织演员表演节目、设计游戏环节、担任主持人⋯⋯而“双百社工”除了给活动提供场地和礼品,还陪伴孩子们度过了整个筹备过程——帮助他们精心筛选节目,协助他们更合理地设置活动流程。“我很开心他们自己提出想法和需求,以往是我们去询问他们是否需要哪些帮助的。”谢婷婷说。

  

当晚的活动进行得非常顺利,也弥补了永祥街道学生们没有过儿童节的遗憾。在此过程中,谢婷婷也感受到了邻里互助的友爱精神,“他们齐心协力解决问题,又各自出力让活动完美落地。双百社工是一个五年的项目,项目结束后社工离开,如果邻里互助的现象还能继续在社区中延续,我的目标就达到了”。

  

成功举办第一次活动后,居民们参与社区公共事务的主动性也有了很大的提高。社区居民们会向社工的工作提出建议,小居民们还积极承担起社区图书室借还书的工作。社区图书室就如社区的一个小缩影,责任感和归属感在社区中持续升温。



扎根基层,

打通民政服务“最后一米”——



刚到社区时,谢婷婷对那里一无所知。出于社工的专业敏感,走访社区时她被一个“小木屋”所吸引。“小木屋”由一块块小木板围搭起来,只有成年人蹲下的高度,就在这个小小的屋子里,长年居住着一位精神疾病患者林姨。



林姨的小木屋。


周围居民对林姨的情况众说纷纭,经持续观察和多方了解,社工得知林姨并非流浪人员,三餐由住在附近的亲属送来。有一次,社工偶遇亲属,但亲属并不愿意与社工有过多的接触。那时候,大家对于这一群年轻的生面孔怀有戒备,对“社工”这个名词更是陌生,一时间很难介入。寒流来袭时,因林姨是精神疾病患者且无户籍证明,没有救助站愿意收留她。无奈之下,社工只能为她送上被子和热水,遇到下雨时,为林姨拉开一张“桌布”挡雨。

  

就这样过了两个月,林姨突然发病,误伤了路过的小孩,被强制送往医院治疗。亲属向居委会请求经济援助,居委会将林姨的个案转介至“双百社工”,希望社工能链接相关的资源。接过案子后,社工发现林姨没有申请低保、医保、残疾补贴,且因为没有及时补办二代身份证,可能已经被“销户”。面对社工的帮助,林姨亲属曾表示婉拒,因为前往相关部门办理证件对于林姨亲属来说“任务艰巨”,“妹啊,办这些证件实在是太复杂,阿姨年纪大,什么都不懂。”但在社工向亲属说明补办身份证和申请各项补贴对林姨现状的重要性后,在社工的鼓励和帮助下,林姨亲属最终还是踏出了第一步。 

         


社工向林姨亲属说明为林姨补办身份证明的重要性。


谢婷婷告诉记者,一般的志愿者或者好心人可能就是口头上给予一个善意的建议,但社工不同,他们会持续性跟进,遇到困难时他们会换个角度去想阻力在哪里,并从中寻找突破。“当你陪伴她一步一步去做的时候,她也会发现没有想象中那么困难。”谢婷婷说。

  

现在,林姨的身份证、户口本等问题得到解决,身体也得到一定的恢复。居委会也找到慈善机构为林姨提供了资助,缓解了经济负担。在林姨出院后,林姨亲属为她租了一个房子,“小木屋”也被拆掉了。从一开始被觉得是好管闲事,到慢慢地被信任,谢婷婷觉得自己的工作得到了认可,“虽然居民对于‘社工’还是似懂非懂,但这些变化让我觉得这两年的付出并没有白费。”



助人自助,

从被动求助到能力建设——



十多年前,许伯便在汕头四中附近摆摊售卖手工本,被很多汕头学生亲切地称为“四中巷阿伯”,色彩鲜艳的笔记本和“四中巷阿伯”成为学生时代的一个象征。新福街道双百社工走访社区时,发现“四中巷阿伯”原来是街道里的居民。

  

社工许丽君与“四中巷阿伯”许伯接触后了解到,十多年前其大儿子因癌症去世,夫妻商量再要一个孩子,才有了现在读小学的小儿子。没想到平稳安定的生活仅过了几年,许伯的妻子却患上了尿毒症,长时间的透析几乎花光了家里的积蓄。那时,许伯因需要照顾妻子,暂时结束在四中的摆摊,日常开销主要靠每月退休金维持。前年许婶病逝后,许伯为了给小儿子提供良好的生活条件,便又重拾旧业。生活虽很艰辛,但许伯没有怨天尤人,他坚持认为自己有手有脚,可以靠做本子为生,不需要救助。



社工向许伯讲解微店操作方法。


与许伯渐渐熟识后,社工许丽君发现许伯的手工本销售渠道很窄,主要通过临时摆摊出售,很多想买本子的顾客常常找不到他。虽然许伯的微信使用率高,也有好几百位好友,但他不懂经营,潜在的网上销售市场并没有打开。许丽君想到,或许可以帮许伯开个微店。“建微店的初衷是想借助微店展示产品,让客户对产品一目了然,利用许伯已有的微信客源,通过转载分享微店,让更多人知晓和购买,逐步从上门/摆摊购买发展成可网上购买。”许丽君说。

  


社工为许伯的本子拍照。


帮助许伯注册完善微店信息后,许丽君和同工黄泽芸花了两个月的时间拍摄手工本、编辑图片并上传到平台上。第一次拍摄时,许丽君在许伯家里只找到一盏小灯,光线微弱,拍摄效果欠佳,再次上门拍摄时,她从家里带来一盏极少用到的照明灯。所有产品拍摄完毕后,社工许丽君把灯赠与许伯小儿子,供他学习时使用。社工们发现,许伯的手工本纸质和封面种类多,本子大小不一,有上百种款式,为了让顾客更清晰了然,也避免许伯发货出错,社工协助许伯对手工本进行编号。

  


社工为许伯的本子编号。


如今,许伯基本懂得如何经营操作微店,并学会网上销售等基本知识。一有新客户,许伯会第一时间和许丽君分享。许丽君说:“通过开微店的方式能够增加他的收入,这对于他本人的能力是一种肯定,也让他精神上有所寄托,我们社工也将继续帮助许伯链接更多的资源,希望许伯既能一直坚守这门手艺,又能因为这门手艺能改善生活,日子过得越来越好。”




作者 | 本报记者 蔡妍虹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图片展示

微博播报

图片展示
图片展示
图片展示


特区青年报

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金平区海滨路8号市委大院5号楼

电话:0754-88287701      传真:0754-88287701

网站备案信息: 粤ICP备16063816号    

                      粤公网安备 440511020005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