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数据助力 精细化管理 |“城市天眼”守护汕头创文成果

关注:870     发表时间:2019-07-26 09:44:39 来源:特区青年报

“数字化城市管理”,是指以信息化手段和移动通信技术手段来处理、分析和管理整个城市的所有部件和事件信息,实现由被动转变为主动,由粗放向精细转变的一种新型城市管理模式。

2019320日上午1015分,

一辆外地小货车停在汕头市东龙路兜售水果,仅停留了5分钟时间,城管队员就出现在无证游商面前,1022分,处罚、驱离完成,前后仅用了7分钟。



627日上午10时许,

一辆大货车在金泰立交桥拐弯时,洒下一片灰土,15分钟后,监控视频显示,工人已赶到现场清理。

719日上午842分,

“情报员”上传图片显示,长平路(嵩山路至衡山路段)有人丢弃了一块破床垫在行道树之间,当天上午1032分,这块有碍观瞻、有碍交通的废弃家具被城管队员移走。





细心的市民会发现,今年以来,汕头市城管部门的工作效率明显提高了,在城市的各个角落,哪里出现与之相关的脏乱差问题,都及时得到响应,快速解决。而大家不知的是,类似上述案例,今年上半年的处理量达到143876 件,日平均约800件。


今年端午节适逢高考,假期三天里城管部门受理了1698件个案,均及时派发到相关责任单位,为城市在特别时间节点的安全有序保驾护航。


如此高效率的精准处置,得益于被誉为“城市天眼”的数字化城市管理系统的良好运作。


记者近日来到汕头市数字化城市管理指挥中心采访,体验了大数据技术运用于城市精细化管理的神奇效果。



汕头市数字化城市管理指挥中心


犹如进入一个当代的“靖安司”

  

最近,电视剧《长安十二时辰》热播,记者也在追剧。进入数字化城市管理指挥中心,看其环境设置,听其负责人介绍,观其各种演示,仿佛有“穿越”之感——或许从打击犯罪的职能讲,公安部门更像“靖安司”,而从运作模式看,“数字城管”与“靖安司”有许多异曲同工之处。

  

其一,它们都把城市划分为一些“网格”进行监控与管理;其二,它们都在“网格”中派驻“情报员”;其三,“网格”里的“情报”都汇聚到指挥中心进行分析处理、调度发令和处置反馈。

  

“数字化城市管理”,是指以信息化手段和移动通信技术手段来处理、分析和管理整个城市的所有部件和事件信息,实现由被动转变为主动,由粗放向精细转变的一种新型城市管理模式。

  

汕头市数字化城市管理指挥中心于2018年9月基本建设完成。在去年10月底正式进入试运行阶段,迄今运作约9个月。

  

目前,“数字城管”已在金平区、龙湖区、华侨经济文化合作试验区、高新区约128平方公里的范围内划分网格。划分了128个责任区域,下派135位信息采集员对城区范围内各问题事件、部件进行巡查上报。涵盖了24个街道、镇,31个单位,261个社区。采集地理编码56345个,普查城市部件653284个,实现市政、园林、环卫、城照、管网、城管执法全覆盖,各责任部门已接入系统。

  

“数字城管”的主要工作模式是“采集员上报案卷——指挥中心受理并派遣到专业部门——部门处置完毕反馈结果——采集员到场进行核查——指挥中心结案并对整个流程进行综合评价”这样一个闭环式管理体系,建立了主动及时的问题发现机制,责任明确的问题处置机制和长效考核评价机制,解决了以往“发现问题靠投诉,处置问题靠批示”的被动管理模式,实现了由被动型管理向主动型管理的转变。

  

另一方面,“数字城管”目前有100台超清监控系统360度24小时实现对网格区的全面监控,同时充分利用政府资源信息,与平安汕头800多台视频监控进行资源共享、数据共用、互联互通。智能视频监测到商贩随意摆摊设点、居民随意倾倒垃圾、人员异常聚集等状况后会自动上报。做到事前预警,将处理时间大大提前,从而更有效地提升城市治理能力。


监控指挥屏幕。

  

上面这些尽管必要但专业性较强的介绍可能还是会让读者看得一头雾水,现在记者结合见闻为大家作一个比较通俗的讲解:

  

所谓“数字城管”,就是以人工巡查与视频监控相结合,在城市管理中运用高科技手段主动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一个系统。指挥中心有一块巨大的显示屏实时显示监控区域的现状,可以随时切换到某个局部区域进行精细显示。有一批“情报员”每天在各自负责的方圆1平方公里责任区域不间断巡查,发现问题就拍照上报到指挥中心,指挥中心的坐席员立即把解决问题的指令下发相关执行部门,执行部门解决问题以后要向指挥中心反馈销案。另一方面,指挥中心通过监控也可直接发现问题并指令解决,流程同上。

  

在指挥中心的荧屏上,苏宁广场前面有几辆共享单车倒了,海滨长廊上有个游客向地上丢了张面巾纸,记者都看得一清二楚,坐席员也即时发出了处置指令。


监控设备(由受访人提供)


环卫工人从抵触到欢迎

  

“数字城管”运作半年,近日出台了一份“成绩单”,市环卫局以98.78%的结案率在2019上半年度市城管系统各单位结案率排行榜上名列第一。

  

市民也能感受到,现在在中心城区,道路比以前干净多了,垃圾清扫、清运比以前及时了。

  

然而,汕头市数字化城市管理指挥中心副主任李向东告诉记者,“数字城管”运作之初,抵触最大的就是环卫工人。

  

半年前,“数字城管”开始运作时,“天眼”一扫描,发现市容环境中的乱堆物料及暴露垃圾的问题最严重,每天发出的工单突然倍增,还有限时整改的要求,并且都记录在案。环卫工人们的工作量骤然猛增,一时间怨言四起……

  

然而,经过一段时间以后,李向东发现工人们对指挥中心的指令积极响应、快速反应。

  

“在经过一段时间的高密度、高强度整治以后,监控区域的卫生死角明显少了,市民也看到环卫工人的辛勤劳动带来的环境变化,维护环境卫生的自觉性有所提高,乱丢杂物垃圾的现象变少,大热天还有市民主动端水给工人喝,逐步形成了爱护环境的良性互动。工人们也尝到了‘精准出击’的甜头,环境整洁时他们可以找个地方歇息乘凉,有问题立即处理也压力不大,因此,他们对‘数字城管’的态度从抵制变成欢迎,工作积极性提高了,工作效率与效果也同步提升。”李向东说。


监控设备(由受访人提供)


数据面前勤与懒一目了然

  

“数字城管”除了对即时事件进行快速反应外,其“大数据”收集更为城市管理与治理找准攻坚克难突破口、监督相关部门尽职尽责发挥了重要作用。

  

半年数据显示:事件高发问题主要集中在市容环境中的乱堆物料及暴露垃圾;共享单车乱停乱放及倒伏的现象也是事件中的一个高发类别;此外,街边非法小广告也是事件中较为多发的现象。部件类的高发问题则主要集中在园林绿化设施中行道树缺株、死株等现象,其次为雨水箅子、归属不明井盖的破损及缺失问题,此外部件类的垃圾箱问题主要体现为破损、缺失等现象,影响正常使用。

  

这些客观真实的“大数据”,都为接下来精准解决城市管理突出问题提供了决策依据。

  

在指挥中心的平台上,记者还能看到每一位“网格员”实时巡查的运动轨迹,荧屏上显示的小人或小车,显示他们是徒步还是骑车在工作,因此,他们是否在岗,他们的巡查范围与巡查时间在指挥中心都一目了然。

  

李向东告诉记者,每一个个案一经发起,处理部门、处理人员、处理时间、处理效果就都记录在案,谁积极、谁偷懒,在数据面前无可遁形,这对各相关部门而言,就形成了压力,也形成了动力。在城管局与各区、街道的协调配合中,“数字城管”客观上已形成监督与推进的双重作用。

  

汕头的创文行动正取得越来越丰硕的成果,“城市天眼”也在为守护这些成果发挥着独特的作用。



作者 | 本报记者 周永固 蔡妍虹


图片展示

微博播报

图片展示
图片展示
图片展示


特区青年报

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金平区海滨路8号市委大院5号楼

电话:0754-88287701      传真:0754-88287701

网站备案信息: 粤ICP备16063816号    

                      粤公网安备 440511020005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