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遮羞布”,让儿童性教育不再失语

关注:658     发表时间:2019-08-29 14:48:32 来源: 特区青年报

谁都没有想到,一场关于这个议题的辩论会在览表图书室里展开。有女孩说:”我想踢足球就可以踢足球!虽然女足很少人看,但一定有人看,我家三叔就看!”另一个女孩寸步不让,坚决地认为女生不应踢足球,因为腿会变粗,来月经时可能还会漏出来⋯⋯

“女生能不能踢足球?”



谁都没有想到,一场关于这个议题的辩论会在览表图书室里展开。有女孩说:”我想踢足球就可以踢足球!虽然女足很少人看,但一定有人看,我家三叔就看!”另一个女孩寸步不让,坚决地认为女生不应踢足球,因为腿会变粗,来月经时可能还会漏出来⋯⋯

然而,这场持续了整整两个小时的激烈辩论,不是这个夏天村子里唯一值得记录的场景。


夏天摄影课

6月29日,广东省绿芽乡村发展基金会和清华大学的研究人员、源美术馆推荐的艺术家联合组成的项目团队,第一次走进了位于广东省揭阳市惠来县的览表村,他们为孩子们准备了人手一台儿童相机和“夏天摄影课”。他们的使命是对这里的孩子开展正确性教育启蒙。


在接下来的三个月时间里,项目团队四次入村,与12名10至12岁的孩子共同上课、游戏,其中最重要的一个环节是让孩子们拍摄自己的日常和接受性教育之后感受。最后,经过孩子和家长们的许可和一系列筹备,孩子们的作品挂上展板,“夏天摄影课——览表绘本馆影像发声法特展”于8月9日至11日在览表村绘本馆顺利举办。



开幕式当晚,绘本馆挤满了前来观展的孩子、家长和附近村民。参加项目活动的孩子们从一开始腼腆害羞,慢慢变成了非常有信心和自豪感的小导览员和主人翁,带领观众参观不同的展区,详细解释照片背后的故事,“我们整个展览分为三个版块,第一个部分展出的是我们平时的生活⋯⋯”


随着小导览员的指引,记者首先看到了“地豆日常”版块。“地豆”是当地常见作物和食材,寓意“日常生活”。在这一版块,孩子们用摄影作品和口述文字带观众走进本地的日常生活、文化习俗和家庭与性别分工。


西瓜性教育

除了“地豆日常”,“西瓜性教育”也吸引来不少观众。


此前,项目团队曾给孩子们观看了《丁丁豆豆成长故事》动画片,教授了性教育的相关课程,同时让他们围绕性教育知识在生活中的具体体现拍摄作品。在展厅的中间,三个高书架围起,形成半开放的空间,孩子们的作品就展示在书架上。


取名“西瓜”是项目团队多番讨论后的结果,“西瓜是夏天常见的水果,我们希望大家理解性教育像夏天的西瓜,寻常普通但也必不可少。


在到达这个展厅前,记者曾设想了多种可能出现的镜头,但无一如“愿”。有的小孩拍了一盒姐姐的卫生巾,有的拍了自己上性教育课时穿的一件衣服,还有孩子拍下了家里的淋浴喷头……但有一个孩子则拍下了村里的摩托车和小汽车,因为关于社会性别认知的讨论让她重新思考:虽然平时看到男人开汽车多,女人骑摩托车多,但不一定总是要这样。


孩子们拍摄内容的隐晦也出乎项目团队成员们的意料,“村里随处可见与性病、人流有关的广告,我们想象过他们会去拍那些。”有一次送孩子们回家的路上,项目总策划之一辛桐故意驻足拍了一张,同行的一个小孩“切”了一声,说这种东西有什么好拍的!


对于孩子们而言,性知识像是关在一道门后的禁忌,是不能说的秘密。项目团队成员们观察发现,村中的学校和家庭对孩子的性教育几乎空白,也因此,一开始大家以为小孩什么都不知道,不会有什么避讳。“但和孩子聊天时发现,对于‘性’,他们其实已经有一些想法和观念。”辛桐说:“他们认为这件事情不该拍、不该讨论、不该看,就像对待性病广告一样。”


在展区,记者发现,展出的七张性主题照片均为匿名,“是孩子们主动要求的,这也是他们非常成熟的地方。”辛桐说。但在项目团队成员第一次播放性教育动画片的时候,“讲到一些还蛮普通的生理现象时,反而会有小朋友有特别大的反应,一直在捶地,害臊了,不想听。”


孩子们是从哪里接受的性教育呢?项目团队成员们在思考。


他们在生活中学习性,比如电视、抖音短视频、街边的人流广告、周围人的言行举止⋯⋯不管主动还是被动,这都影响到他们对性的消极看法。“我能够感觉到他们处在一个摸索的阶段。”辛桐说,“但这个摸索的过程不是主动的,而是由东一点西一点支离破碎的信息拼凑而成的,没有一个体系,或者缺乏一个人很明确告诉他,这件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糕和可怕。

“女生能不能踢足球?”

在“西瓜性教育”展厅内的另一边,“我喜欢玩的东西”主题拍摄和“辩论赛”活动照片错落垂挂,旁边斜靠着的白板写着孩子们辩论赛的题目——女生能不能踢足球?


项目总策划之一陈丹告诉记者,辩题来源于孩子们对“喜欢玩的东西”主题拍摄的讨论,“我们让大家拍一些自己喜欢的玩具后讨论——哪些是男生能玩的,哪些是女生能玩的?哪些是男女生都能玩的?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对女生能不能踢足球产生了意见的分歧。”


辩论持续的时间和激烈的程度大大超出了陈丹的预期。“有些看着很腼腆的小女孩会直接说——我想踢足球就可以踢足球!虽然女足很少人看,但一定有人看,我家三叔就看!也有女孩很坚决地提出女孩子不应该踢足球,因为腿会变粗。”回忆起辩论赛当天的场面,辛桐依然觉得震撼。



“虽然孩子们上了性教育课程,但当我们离开后,日常生活中会有无数的场景和经验可能会改变他们对于性的认识和看法,我们没有办法扭转他们每一次想法的改变。”辛桐说:“可能他们今天觉得女生可以踢足球,明天会觉得女生不能打篮球⋯⋯通过这些活动,我们希望他们意识到,照片可以表达想法,想法也可以进行讨论,已经确定的想法也可以改变,我们最担心的是不讨论。


在展厅里,记者遇到了小天(化名)的家长,她曾被朋友问过——孩子这么小,怎么可以让他上性教育课程?“在此之前,我也以为性教育课程是成人学的,现在我知道孩子应在不同年龄段学习不同的性教育课程,家长也需要学习怎么教育自己的孩子。


社区中的性教育 

性别研究博士王颖怡在回国调研期间加入了这次活动,她告诉记者,在村子里做性教育比在城市做更难。“性常常与疾病、人流等电线杆张贴的小广告联系在一起,被提及时更多的是谈性色变的羞耻。要打开这个口子,剔除那些扭曲误解的信息,使得性成为一个健康普通的话题,着实不易。但她也注意到村子里积极的一面,览表图书室创始人吴利珠和一些返乡的年轻人正在努力改变家乡,“这是个好的开始,而且很可能形成良性循环。”


5年来,吴利珠在村里陆续创办了3间公益儿童图书室,并将其中的一间作为普及儿童性教育的主要阵地,希望带给孩子们关于儿童安全保护和生理卫生方面的知识。在图书室里,吴利珠曾向学生们提问——你们觉得生活中存在哪些危险?一开始孩子们的回答大多是溺水、车祸、绑架⋯⋯但在吴利珠和孩子们分享了自己小时候在村里遇到暴露癖“怪人”的遭遇后,这时班上几名女孩子表示自己也曾遇到过“怪人”。在那一刻,孩子们才意识到,原来危险就在身边。


“那遇到危险时该如何自救?”孩子们有的说喷胡椒粉,有的说踩对方的脚,有的说插对方的眼睛等,这些办法大多来自影视剧、抖音视频、小说等,“孩子们其实完全不懂如何自救。”吴利珠说。


“性”话题在中国,特别是在贫穷落后的农村地区仍未“脱敏”,如何正大光明地把性教育搬进课堂依旧是一个难题。但展览期间,作为社区公共空间的绘本馆承载的那些影像、文字、录音等材料,给予孩子和家长潜移默化的正确引导,从这里开始的性教育课程,孩子和家长们更信任,也易于接受。



展览开幕的那天晚上,村子里来了很多人,“看到十几个小孩趴在草席上看性教育绘本,时不时大大方方地和小伙伴们一起讨论的场景,挺感动的。这基本上达成了我们的希望——性教育作为一个议题进入社区公共空间,得到大家关注,至少让大家知道了这个词,想了想这件事。”辛桐说。


展览最后一个展厅叫“凤凰花日记”,展示了项目团队对活动过程和村庄议题的思考。览表村的“夏天摄影展”已告一段落,但乡村儿童性教育的道路仍然漫长,地豆、西瓜、凤凰花逐步爬高,项目团队成员希望,乡村里的“凤凰花”能灿烂地开在高高的树上。


 稿件刊登于最新一期《特区青年报》 




作者 | 本报记者 蔡妍虹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图片展示

微博播报

图片展示
图片展示
图片展示


特区青年报

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金平区海滨路8号市委大院5号楼

电话:0754-88287701      传真:0754-88287701

网站备案信息:粤ICP备16063816号    

                     粤公网安备 440511020005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