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跳水冠军赛在汕圆满收官 | 专访“金砂二李”:人生须有顽强拼搏的体育精神

关注:778     发表时间:2018-06-21 08:38:03 来源: 特区青年报

中山路与金新路交界处的城市雕塑“三身人”,是汕头体育崛起的标志,据说是根据金砂乡跳水“三李”原型而设计的。

中山路与金新路交界处的城市雕塑“三身人”,是汕头体育崛起的标志,据说是根据金砂乡跳水“三李”原型而设计的。本次来汕头参加2018全国跳水冠军赛暨亚运会选拔赛的教练运动员中,有李巧贤、李德亮,本报记者闻知此事,即刻联系了他们并分别作了专访,尽管聊的多是往事,但两位汕头籍优秀运动员各自走过的顽强拼搏的人生道路、至今在他们身上依然闪烁的积极向上的体育精神,还是那样鲜活而令人动容,给人启迪、催人奋进。


李巧贤:

我恐高,但我成了跳水世界冠军

人物档案:李巧贤,7岁进入金砂小学体操队学习,9岁进体校改练跳水,由此走上专业的运动道路。1981年进入广东省集训队。1983年参加在罗马尼亚举行的国际跳水比赛,获得跳板跳水第一名。1984年1月参加国际巡回跳水赛获两个项目第一。1984年参加洛杉矶奥运会,获得女子跳板跳水第5名。1985年参加第4届世界杯跳水赛,获女子团体、混合团体两项冠军。同年8月参加第13届世界大学生运动会,获女子团体冠军,1986年参加第10届亚运会,获第二名。李巧贤1989年毕业于北京体育学院,现任广东省跳水队高级教练。

   “三身人”雕塑是汕头给我们的极大荣誉

每次回来我都会去看“三身人”。从我妈家到我姐家要经过那条路,我经常会看到。我觉得这是汕头给我们的极大荣誉。我们虽然说在跳水这个领域里面获得过一些成绩,但是也不能说有多大的贡献吧,这是汕头人民给我们的荣誉。当然,每次看到都会回忆起那段最美好的青春岁月,回忆起为国拼搏、为汕头争光的日子,还是很自豪。回到汕头,就有一种找到根的感觉,肯定的,走到哪里,我都是汕头人,这点是不可否认的,永远都是汕头人。毕竟自己是生在这里,长在这里。我觉得这两年汕头的变化挺大的,以前给我的感觉还比较脏乱,这两年看起来确实是有很大的变化,起码马路看起来整洁了很多,然后又盖了很多新的楼房,汕头确实是往前更进了一步。这次,我和李德亮还在那里当创文志愿者,感觉非常有意义。

   金砂乡出了多位优秀运动员是有原因的

如果说在一个乡或者一个小学里面出这么多位优秀运动员,应该算比较少。我觉得还是得益于当时学校开的这个体操班,当时搞得轰轰烈烈,确确实实对后来的跳水发展起到很大的促进作用。另外,我觉得当时金砂乡的人很淳朴,他们对小孩培养,就是认为只要孩子喜欢,那么就支持。那个时候他们就已经有这样的思维,我觉得说还是很超前的。当然,可能那时候大家生活都不是很好,会认为这是一条就业出路。我们那一波孩子真的是早早就起床的,练得很苦,但是大家都很开心。但现在的情况也有一些变化,可能如今生活变好了之后,一些家长不舍得让孩子再去辛苦练这个,有可能是这样,慢慢地,练体操、练跳水的人也就少了。

   运动员的成绩都是用血泪、汗水和意志、勇气换来的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每一位运动员取得的成绩都是用血泪、汗水和坚韧不拔的意志与勇气换来的。比如,我有恐高症,一直到现在都有,你相信吗?

我发现自己有恐高症大约是在1982年初,当时我在省队冬训,因为那时候广州还没有室内跳水馆,我们要下水就必须上北京借国家队的场地训练。与广州的游泳池水比较混浊、看不到底不同,国家队训练的那个泳池池水就像现在的一样,一下可以看到底。我记得从更衣室走出来,离那个游泳池还有一米的时候,就感觉整个人都要栽下去了一样,我赶紧退回来。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我有恐高症,这种症状跟害怕是完全不一样的。有一次我试过上高楼,然后往下看,结果很眩晕,头立马磕到了前面的玻璃窗,有种心跳加快,血液上升的感觉。所以我后来训练、比赛时都是平视前方,从不敢往下看。这些年过来,连我都觉得自己很厉害,有恐高症居然还能跳水,还成了跳水世界冠军、还参加奥运会获得名次。说到底,也就是热爱与坚持。


李德亮:

学会吃苦 学会不放弃

人物档案:李德亮,1967年9月生于汕头市金砂乡。7岁开始练习体操,后参加汕头市跳水班集训。1980年进入广东省队。1986年在第24届奥运会上获得跳板跳水铜牌。1989年被评为全国十佳运动员;获国家体育运动荣誉奖章。退役后在广东队当跳水教练。后赴美国定居。

   当运动员就要学会吃苦

我小时候最初是学体操的。在体校,我接受了非常严格的训练。那时候单杠是常规训练项目,双手每天抓在单杠上,没多久就磨破了皮、掉了皮。

那种痛对一个小学一年级,又是刚刚接触体育的小孩来说,很难忍受。于是我哭了,哭着说想要回家。可是教练告诉我,当一名运动员,就要学会吃苦,再苦再累训练都不能停。现在回想起来,正是教练的严格训练磨练了我,这种无形中养成的吃苦耐劳的精神,对后来我成为一名跳水运动员和面对其他困难都有很大的帮助。

   面对人生低潮选择不放弃

我的运动员生涯并非都是风光,从1982年到1984年,我的成绩是空白的,1983年的省运会中,我的成绩也是空白的。那是我人生一个低潮期。曾经对我打击非常大。

当时我练的是十米台,因为很多动作完成不好,从跳台上跳下的时候整个人是打横入水的,胸口直接拍打水面,一次两次三次训练都是这样,拍到我吐痰的时候都带血了。

我于是给我爸爸打电报,告诉他我想回家。他问我为什么?我说我怕。为此,我爸特意从汕头赶到广州看我。见面后,爸爸并没有骂我,而是告诉我:“你练习跳水已经很多年了,不能现在中途放弃。要知道任何事都会遇到困难,遇到困难就退缩,最终将一事无成。我们就要坚持下去,唯有坚持才能成功。”

△李德亮接受本报记者采访。


时至今日,爸爸当年的鼓励还如在耳边,当我遇到困难的时候,我就会想起,他的话仿佛有一种能量,鼓励我坚持下去。

坚定了信念之后,我带着在训练中遇到的困难主动找到了教练,请他帮助我加强基本功训练,尽快让自己迈过这个困难的关卡。

就这样持续了半年左右的时间后,我的能力出现了明显的提升。1984年,我参加了全国跳水锦标赛。因为前面两年成绩的空白,当时预赛时我还是小组内的第11名,整个小组只有12个人。这样的成绩在常人眼中是很快被淘汰的,可我却从淘汰赛开始,咬紧牙关,一步步靠自己的能力和实力,晋级复赛、半决赛、决赛,最终取得了冠军。

这次比赛增强了我的自信心,同时让我感受到扎实基本功的重要性。

在这之后的几年中,1985、1986、1987年我都获得了冠军。

   在异国他乡从底层做起

我退役后去了美国,一开始,语言不通,我只会简单的几个英文单词,连固定的工作都没有,生活十分困难。

刚到时,我在一个俱乐部里教跳水,每天只能教2小时,一小时4.5美金。这根本不足以支撑我的基本生活。后来,为了生存,我早上去给人搬货物,下午到俱乐部赚9块钱。到了美国之后,我越发感受到读书的重要性,便趁着晚上的空闲时间,尽管疲惫也到学校里读书。

刚开始到美国的几年里,一切都很困难,不管是经济上还是心理上的转变,落差都很大。我从原来的一个荣誉者,突然间变成了社会的最底层,说不辛苦是不可能的。有3年时间我没有买一件新衣服,而在出国之前,我曾经在香港的商场买一件一两千元的衣服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即使面对这样的窘境,我仍凭着运动员那种吃苦耐劳的精神,坚持了下来。目前,我在一家青少年跳水俱乐部担任教练,生活也稳定无忧了,女儿上了普林斯顿大学,多位学员获得全美青少年跳水赛冠军。


作者 | 本报记者   周永固  周晓云  李培煌

摄影 |  张春华


图片展示

微博播报

图片展示
图片展示
图片展示


特区青年报

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金平区海滨路8号市委大院5号楼

电话:0754-88287701      传真:0754-88287701

网站备案信息: 粤ICP备16063816号    

                      粤公网安备 44051102000501号

微信公众号

手机版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