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的人生最幸福 | 林媛霞: “人生如同竞技体育, 都是磨出来的”

关注:1667     发表时间:2018-08-31 08:58:11 来源:特区青年报

林媛霞,1974年出生于汕头。1981年开始参加跳水训练,1983年被选入广东省跳水队。1989年加入国家跳水队。1990年获全国跳水锦标赛十米台个人冠军,1991年第七届世界杯跳水赛获女子团体、男女混合团体两项冠军。1995年退役,同年回汕头跳水队执教。

【人物档案】

林媛霞,1974年出生于汕头。1981年开始参加跳水训练,1983年被选入广东省跳水队。1989年加入国家跳水队。1990年获全国跳水锦标赛十米台个人冠军,1991年第七届世界杯跳水赛获女子团体、男女混合团体两项冠军。1995年退役,同年回汕头跳水队执教。

广东省第十五届运动会刚刚落下帷幕。每届省运会结束后,教练们又要开始新一轮好苗子的寻找。对竞技体育而言,赛事结束,一切就都回到起点,日复一日的训练又开始了。在汕头跳水队执教已超过20年的林媛霞,从一名跳水运动员一路走来。她曾站在世界冠军的领奖台上,后扎根汕头,多年来为汕头跳水队培养了大量的人才。日前,接受记者专访,讲述运动员生涯的跌宕起伏,感受赛场外的体育人生。回顾往昔,林媛霞表示,人生其实和竞技体育运动一样,都是磨出来的。


 “磨出来的专业实力”

1981年,我因为在市文化宫举办的赛跑比赛表现优异,引起了正在寻找体操好苗子的李銮贞教练和林玲老师的注意,被选入体操队。没过多久,李銮贞教练从体操转为跳水教练,我也就跟着她改练跳水。那年我才读小学一年级,对什么是运动员根本没概念,只觉得新奇、好玩,再加上自己个性活泼,觉得每天能在水里蹦跶挺有意思的,懵懵懂懂就踏上了运动员的道路。

我在汕头训练的时间其实很短,因为我1983年的7月份就被省队选中了。

运动员的训练中,一开始练习的都是基本功,虽然枯燥,但难度不大。可要真正踏入跳水这个门槛的时候,才发现其实没那么容易。

当我第一次踏上10米台时,对高空的恐惧感不期而至。因为这是我所不熟悉的高度,从这个高度往下跳,能否完成我在地面练习的整套动作都是未知数。因此,只要我一走上泳池边的10米台,心里就会止不住地害怕。

我记得当时是1986年前后,大约一年的时间,我都在克服对高度的恐惧。我自己的思想也出现了很大的波动——不想继续练习了,甚至都萌生了退出的念头。教练为此多次跟我沟通,想做通我的思想工作。我爸也打了好几通长途电话给我。他告诉我,我已经在省队训练了几年,走到这一步很不容易,这个时候如果放弃,前面几年的辛苦就都白费了。不管是国家在我这名运动员身上的投入,亦或是我自己的辛苦练习,都化为零。既然当初选择了当运动员,就要坚持下去,不能一遇到困难就退缩。再者,对父母他们那一代人而言,成为一名运动员,可以走出汕头,在职业生涯中可以有一个比较高的起点,将来对我自己的职业生涯也是多有益处的。爸爸的话在当时对我而言是一种支持,在家庭条件一般的情况下,他还几次打长途电话给我跟我详谈,这种行为本身就已经是对我的关心。

于是,我决定尝试克服这份恐惧。怎么克服?对于跳水这个项目而言,就是:磨。每一个动作的完成,都要依靠运动员对动作的掌握程度,这种空中的把控感一旦不准确,失误就难以避免。要减少或者去除失误,就只有不断地练习,在练习中掌握好每个动作的把控力。

在日复一日的训练中,我一次次地摔,全身上下多处都摔得乌青,又一次次地坚持了下来。就这样,我克服了恐惧,不断地成长,一步步从省队走到了国家队。现在回头再看,这个艰难的时期其实是我职业生涯的一个分水岭。因为随着你学的动作更多,承受的运动量也更大,训练的难度就更大。但跳水是一个灵巧性的项目,运动员对自身力量、协调性,空中动作的判断,都需要每日不停地训练、积累,才能得以提高,没有捷径可以走。

“两次与国家队擦肩而过”
我是一名很幸运的运动员,但同时也有遗憾。我一直到1989年才加入国家跳水队。在这之前,我已经错失了两次进国家队的机会。早在1985年的时候,国家队来省里选拔人才的时候,就看中了我的潜力,想要我加入国家队。可是省队也希望能留住人才。当时决定权主要在省队。于是我便错过了第一次可以进入国家队的机会。
两年后的1987年,我代表广东队参加了第七届全运会,那是一次让全国的跳水名家都能认识我、认可我的机会。而这次比赛中,我虽然没有获得很好的名次,但是对于当时才13岁的我,已经是教练眼中的可造之材。这些都是后来我进入国家队后,高敏告诉我的。我跟高敏曾经住同一个宿舍,而她是国家队徐益明教练的得意门生,所以曾经听教练提起过。而我也是在后来的一次闲聊中得知,第七届全运会的时候,徐益明教练觉得我有潜质,让调我进国家队,可是也是因为省队的挽留,我没能进入国家队。如果我在13岁的时候能进入国家队,相信对我的竞技能力会有质的飞越。这也成了我的一大遗憾。
在省队期间,我先后获得1988年全国跳水锦标赛十米台个人银牌、1989年全国跳水锦标赛十米台个人银牌。这两次比赛,为我敲开了国家队的大门,1989年我正式被调入国家队。随后的1990年,我参加了全国跳水锦标赛,获得了冠军。
“靠着意志力坚持参赛比赛”
1991年,我终于迎来了一次世界级的赛事——第七届世界杯跳水赛。但是,因为常年的训练,身体亮出了红灯。我得了中耳炎,每次入水耳朵都疼得眼泪直流;手腕也受伤无法承受重力,我的很多动作比如倒立等就无法很好地完成。可我并不想放弃,希望能把握住这次难得的机会,对于我们运动员来说,每个人都想站在最高的领奖台上。
于是,在医生的帮助下,我每天要打两支青霉素来抵抗炎症,早上打一支,下午打一支,同时手腕要用一块木板固定着,带病继续坚持训练。那时候每天思想斗争都很大,现在回想真的不知道当时是怎么坚持过来的,完全是靠意志力在支撑。最后,我获得了那一届比赛的女子团体冠军和混合团体冠军。
虽然靠着意志力撑了过来,可是,比赛结束后,当我绷紧的那根弦放松了之后,青霉素的后遗症显现了。我整个人感觉没力气,腿软,连最基本的翻腾一周我都做不到。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才恢复了过来。
这次的伤病对我身体的影响很大。但后来它也成为我职业生涯中很宝贵的经验。对我以后的执教,如何调控运动员的思想问题、心理问题都是很宝贵的经验积累,因为只有我自己经历过,才能明白个中的苦楚。
受这次伤病的影响,1991年我从10米跳台转为3米跳板的训练。虽然后来也拿过3米板全国跳水比赛的前三名,但是随着年岁渐长,我明白自己已经过了跳水运动员的黄金时期了,于是开始萌生了退役的念头。
“选手的信任是教练的无形资产”
1995年,我选择了退役,回到了汕头跳水队执教。从运动员转为教练,又是全新的课题,一切从零开始。怎么选拔人才,什么样的训练方法适合运动员,都要靠自己摸索。每年的省运会后,我们就会到全市各幼儿园、小学中去挑选人才,因为自己是运动员出身,所以在选材上还是有一定优势的。我教过的运动员中,很多已经进入了国家队、八一跳水队,安徽省队、山东省队和广东省队等。
而若要说起执教的经验,我想,离不开在我成长路上遇到的众多恩师。在当运动员期间,遇到了很多专业敬业的教练,比如李銮贞教练,更是如同妈妈一样,不仅在训练中,更在日常的生活中给予我很大的帮助。
因为教练对我的关心,也给了我一个榜样,我也要成为这样的教练。当教练这20多年来,最大的收获就是选手对我的信任,这是教练一种无形的资产和回报。我教导后选送出去的很多选手,他们在打比赛或者训练中遇到困难,第一个想到的是给我打电话,每次接到他们的电话,我都很感动。在他们遇到困难时,他们倾诉的对象不是父母,不是其他教练,而是我,这种默契,这种亲密感,每每都让人觉得感动。
我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自己选拔并输送出去的人才,可以站在奥运会的最高领奖台上,弥补我当年无缘参加奥运会的遗憾。虽然他们并不是在我的执教下获得冠军,但是我也希望自己能在他们运动员生涯的起步阶段,起到小小的作用。
但是,随着行业的发展,对运动员的要求也更高。如今当好一名运动员,不仅要掌握好专业技能,还要兼顾好学业。像我们汕头的跳水运动员都在大华一小、五福路小学、金砂小学等读书,上午从学校下课后就回到训练中心参加训练,如果有遇到重要课程,我们也会酌情调整训练时间,务必让运动员们训练学习两不误。因为现在每位运动员在参加大型比赛之前,都要参加文化课考试,根据要求,如果你的文化课考试不合格,那就会被取消参赛资格。
这样的要求无形中也增加了运动员的精神压力,但是,我经常跟他们说,要成为人上人,就要吃得苦中苦,没有人能不劳而获!拼搏、奋斗不仅是运动员的精神,更是我们每个人所要保持的精神。


本报记者 周晓云 文/ 张春华 摄

图片展示

微博播报

图片展示
图片展示
图片展示


特区青年报

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金平区海滨路8号市委大院5号楼

电话:0754-88287701      传真:0754-88287701

网站备案信息: 粤ICP备16063816号    

                      粤公网安备 440511020005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