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少年读书汇 | 苏伟钿《携时光远行》新书分享会留住岁月留住美好……

关注:695     发表时间:2019-02-01 09:36:10 来源:特区青年报

听一位新闻记者讲述她的文学追求,是一种新奇的体验。

听一位新闻记者讲述她的文学追求,是一种新奇的体验。 


1月30日晚,《特区青年报》《汕头少年报》“青少年读书汇•小记者大讲堂”在星际影城举行新年第二场活动,汕头经济特区报社原纪委书记、汕头日报原副总编辑、高级记者苏伟钿在这里与读者分享了她的文学新作《携时光远行》。


一袭缀花红裙,欣喜写在脸上。刚刚从媒体领导岗位退休的苏伟钿与读者分享了她在新闻工作之外的文学创作之路。娓娓道来,她的文学人生与新闻生涯一样精彩。她充满感情讲述的追梦之旅,作品中记述的人与事、感动与思考,令读者听得如痴如醉,为之动容。



《携时光远行》是苏伟钿的第二部个人散文集。


这本散文集里没有宏大的叙事,有的是她对人对事的深情回忆,对人生与旅途的经历与哲思。她以新闻工作者的敏锐视角观察生活,用诚实的心态和独到的笔触书写对人生的切肤感受。具体的一个人、一件事,却以小见大,生动地传达了一代人特有的心路历程。



结合作品集里的文章,她与读者分享了具体的写作背景、写作经历。外婆的故事、双亲的故事,看似琐碎的家常,却有令人感同身受的亲情温馨和刻骨铭心的伤感;上一代人纯朴的友谊,看似平淡无奇,却令今天的青少年心向往之;下乡时那场难得的露天电影、在“职大”如饥似渴的求学生涯,对今天的孩子而言可能一时难以理解,却充满了励志的力量……


从下乡知青、文学青年到知名记者,再到成熟的媒体管理者,苏伟钿完成了多个角色的华丽转身,难得的是对文学创作的不离不弃、一往情深,也因此,她获得了更丰富的人生体验。



热爱文学的人很容易走上文字工作岗位,但文字工作却常常将人的鲜明个性磨蚀掉。一个恪守文学信念、保持创作习惯的人,需要一直不忘初心,保持个性、敏感的心和独立的思想。几十年来,她成功地做到这一点。


在与读者和本报小记者的互动中,她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保持对人对事的好奇心,是自己送给有志于文学创作的青少年的一个勉励,“写不出来时不必硬写,去读书、去体验生活,会有灵感的。”她同时告诫反对孩子写科幻作品的家长:“保护孩子的好奇心和想像力比什么都重要,千万不要打击他。”


一场新书分享会,结束时令人意犹未尽。一个人的经历与思考是一份人生财富,当它变成文章时就会产生一种神奇的魅力,留住岁月、留住美好……

人会老,而时光不老,携时光远行,美文中的青春依然迷人……



作者 | 本报记者 周永固



一一一一一一



最新散文集《携时光远行》即将面世,

本报记者专访作者苏伟钿:

让思考慢下来,让文学滋养人生


一袭淡紫色的羊毛衣,身背牛仔布袋,在办公室的茶几前坐下来,两杯飘着清香的茶,采访就在这素雅、温馨的氛围中开始。


“退休” 是人生新阶段的起点,在卸下汕头经济特区报社纪委书记、《汕头日报》副总编辑的重担之际,苏伟钿出版了自己的第二部散文集《携时光远行》,“就像退休了要把办公室的东西打包收拾好一样,这本书也是对自己职业生涯作品的一次整理。”


“我一定要去当记者”

眼前的苏伟钿,接受采访的语气虽然有点闲适,但说到生活和写作的细节,不难看出几十载奔跑于新闻和文学熏陶下来的激情。

     

从小语文科目就是苏伟钿的强项,高中毕业后下乡,在农场及回城后好几年都在播音员的岗位上。在职期间,她考上了汕头市职工业余大学的汉语言文学专业,四年的系统文学知识学习给她往后的职业生涯打下了扎实的基础。回顾那段日子,苏伟钿觉得忙碌但幸福。平时双休日和周一、三、五的晚上她都要到学校上课,上班时除了做好播音工作外,就在播音室里自学,很多经典名著就是那段时间读下来的。“汽修厂的工作很枯燥,文学给我一种精神上的滋养。那时候觉得,文学是一件特别值得向往的事,热爱文学是幸福的!”苏伟钿说。

      

1985年从职大毕业的苏伟钿考进了《汕头青少年报》。准备离职时,汽修厂的领导和同事说她傻,从国有单位跳槽到一家小报社,但她心里早有自己的想法,“我一定要去当记者。”因为记者梦在她的心里悄悄地萌发,几十年奔走在新闻事业的路上,她从未后悔当初的选择。“报社给了我一个很好的平台,让我们去接触社会,思考人生,写我们自己想写的东西,我很感恩。”

      

谈到如何在新闻与文学两个频道切换?她笑着说,新闻叫你“快起来”,但文学让你“慢下来”。

      

进入汕头日报采编部门工作,苏伟钿很大部分的精力放在新闻写作上,“新闻需要你用敏锐的视角去捕捉事件,可以说是一种快餐式的工作方式,我们常常会说‘宁粗勿误’,当然要用政治高度去把控。而偶尔有机会到外面走一走时,她发现自己又会不由自主地回到“文学”频道上,“原来我还可以游离新闻,写一写自己的游记。”后来,苏伟钿在汕头日报韩江水副刊开了“心情鳞片”“行走天下”等栏目,除了写游记,更多地会思考和记录人生的感悟。

      

在苏伟钿看来,新闻写作和文学思考并不矛盾,反而是一种互促的关系。隔一段时间重新翻开采访笔记,她会有一些新的思考和灵感迸发。“回望其实是一种反刍,很多采访回来但是新闻稿没用上的素材,还可以成为散文写作的元素,慢慢做成一锅‘老火炖汤’。这种反刍是对人生的思考,也是对心灵的一种滋养。”苏伟钿说。而这种回望、思考和文学写作,又可以反过来提高采访的深度和质量。

      

具体细微的人和事常带给我感动

几十年的新闻生涯,见证过大事件,采访过大人物,见识过大场面。但苏伟钿的散文最终却落笔于具体而微的人与事,她谦虚地说自己“写不了 ‘宏大叙事’”,但觉得,小角度和细微的人和事无疑更能直抵心灵,“新闻是讲究时效性的,但文学如果写时效性、时代感太强的东西,反而就没有了生命力。”

     

《携时光远行》即将面世,新书是对旧时光的一次“打包”,苏伟钿笑谈,希望读者拿到这本书时能静下心来读一读,“我想,人类无论发展到什么阶段,温暖人心的文字永远不会过时。如果我这本书能够给人心灵上的一些温暖和净化,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作者 | 本报记者  蔡妍虹

摄影 | 本报记者 张春华



《携时光远行》前言

那些温暖人生的回忆


说不清自己对文学的热爱是在什么时候,大概应该是高中毕业后,在下乡的农场当上了播音员。那时,在一间十几平方米的工作室,墙壁挂满电源插头,一台扩音收音机,一张桌子,一个扎着红绸的麦克风。在没有老师授课、没有师傅带领的播音工作中,知识的窘迫,本领的恐慌,于是,逼迫自己拿起新华字典,逼迫自己向农友借来一本本书籍,在理解与不理解中阅读着、思考着……


高考前填报志愿,自己竟不知天高地厚地填报了北京广播学院采编系,而后又有点忐忑不安,怕考不上。实际上自己就是没实力考上。果然,被省内一家交通技术学校录取,然后又到汽修厂工作,开始了人生为一个“铁饭碗”而打拼的生存状态。


是职工业余大学的汉语言专业,是青年文学会的活动,唤起了我的文学梦。适逢改革开放,有了接触多元文学的宽松环境和机遇,抑或是因为生活有了挫败感,在倍感知识重要的同时,对文学倍感亲切。那个时候,第一次接触和阅读了如潮水般涌来的大量中外文学作品,几乎达到如饥似渴的状态。仿佛是在白天工厂严肃枯燥的工作之后,夜幕降临,在月光和灯光的温馨的氛围里,书和文学为我的生活打开了另一扇美好之窗。


业余大学毕业后,社会各行各业正缺人才,我也由此考上汕头青少年报,圆了记者梦。当记者,有了接触采访更多人的机会,有了见多识广的机会,渐渐地,完成新闻采访任务之余,就有了把一些随想、杂感写下来的念头,也渐渐无师自通地进入散文的习作。是无数中外优秀文学作品的熏陶,是报纸副刊、文学杂志的老师们的扶掖,是青年文学会、作家协会的关爱,使我对写作渐渐有了自信,乃至痴迷,甚至还试着开设《心情鳞片》《行走天下》专栏,有了专栏的硬性“逼迫”,自己才会在新闻的繁忙奔波间隙躲进小楼成一统,任笔下情感奔涌,任笔端与自己的心灵对话,管它冬夏与春秋。


一位叫魏微的女作家写道,我心目中的日常写作,就是写最具体的事,却能抽象出普遍的人生意味,哪怕是油烟味呛人,读者也能读出诗意;贴着自己写,却写出一群人的心声。有自己,有血肉,有精神,总而言之,哪怕是写最幽暗的人生,也能读出光来。《携时光远行》,在这本散文集里,既有对人对事的深情回忆(此去经年),也有自己对人生的感悟哲思(静水深流),还有旅途行程的经历和思考(雪泥鸿爪)。


写作,之于我来说,是用诚实的心态来写自己独特、不可复制的日常生活,写出我对人生的切肤感受。我常常把自己的写作看作一种凝重的激情,写不了 “宏大叙事”,却写出我们这一代人特有的心路历程。每次落笔,我喜欢听笔尖与纸张均匀摩擦的“沙沙”声,情到深处,会禁不住发出深深的感叹。怀念故去的父母、亲人;回忆行走天下的往事,又顿感人生的美丽和人性的温馨……


孤灯相伴,往事相随,写作让我仰望星空,心境旷远。如今看来,文学创作就像长跑,但我不是专业作家,可每一次几千字的写作,却像需要爆发力的短跑,完成之时,欣慰、兴奋、愉悦,歇一歇,又再来一次次短跑。我深知凭自己的学识和积淀,定然成不了长跑运动员。然而选择短跑,选择自己的写作方式,却那样真实深切地让我拥有对人生的历练感和愉悦感,点点滴滴是那样地难忘,那样地触碰心扉。如果把文学譬喻为润物无声的春雨,这几十年来,她就在我干涸的心田里浇了一次次丰沛的春雨。感谢文学的滋养,她让我有了读书和写作的爱好,她让我用激情和坚韧去追逐理想那束光。


我的第一本个人专集《心灵的放牧》于1995年出版,选择2019年出版第二本个人专集,缘于自己接近退休,从青涩的梦想岁月到人生一甲子,想给自己做个文字的打包、总结。感谢父母亲的养育之恩;感谢爱人和女儿以及我的兄弟姐妹对我的关爱、包容与支持;感谢已故的陈焕展老师、吴国渠老师生前对我的鼓励;感谢韩江水;感谢洪韩、刘文华、陈欣琪对书中材料收集提供的大量帮助,让我在业余文学这条路上有机会丈量自己的脚步。


                             苏伟钿

                  2018年6月12日于家中


图片展示

微博播报

图片展示
图片展示
图片展示


特区青年报

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金平区海滨路8号市委大院5号楼

电话:0754-88287701      传真:0754-88287701

网站备案信息: 粤ICP备16063816号    

                      粤公网安备 440511020005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