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潮影展”显影时代性,探照可能性

关注:713     发表时间:2019-02-25 17:14:52 来源:特区青年报

穿过人山人海的旧城小公园,拐进车流不息的西堤路,1860文化创意园人头涌动,这是2月9日晚很多人的目的地。

穿过人山人海的旧城小公园,拐进车流不息的西堤路,1860文化创意园人头涌动,这是2月9日晚很多人的目的地。


观潮影展2019于正月初五如约而至,今年,依然朴素而老热的观潮选择在1860文创园举办影展。空旷通透的影厅齐整摆放着300来张椅子,7时刚过,已有不少观影者前来落座,或三三两两围站着聊天,期待着今年的新片子。


“过年”是一个时间节点,也是一场仪式,一次聚会。大家从四面八方回家,因为“观潮”,聚首到这样一个空间里。“我们常常会在岁末年初回望过去一年所做的事情,同时展望未来的一年,每年的这个节点其实非常重要,而观潮在每年初五举办特别活动,每年一聚的意义也在这里。”观潮影展策划人陈功铭说。

 

导演来到现场与观众交流。


观潮初心,看见不同

《春雨过境》《门里门外》《Haunting》和《迴》是今年放映的四部电影短片,分别来自北京、台北、香港和伦敦,创作者皆为潮籍导演。四部影片拍摄于广州、台北、澄海和潮州。《迴》是由女导演拍摄的以爷孙亲情为主题的影片;《门里门外》讲述的是当代青年人的情感问题;《Haunting》以无故事线的纯记录形式,呈现出潮州乡村景观风物的另一种生态;《春雨过境》则是从年轻人出发,对是否“北漂”的讨论。


选片排片对于团队无疑是一种挑战,“像《Haunting》,这是一部实验短片,不是以讲故事为目的的,我们会担心观众看不下去,难以接受,但最后你看到还有很多人留下来和导演交流互动,说明大家还是感兴趣的。”谈及今年选片排片的考量时,陈功铭告诉记者,这四部影片呈现的都是当代年轻人关注人类社会的视角,前沿而现实,具有很强的代表性和思考空间。


观潮最关注的还是可能性。“观潮从来不是想去倡导一个什么样的价值观,引领一种什么潮流,它希望把‘潮流’呈现出来,把可能性呈现出来。”陈功铭说:“一些人看了这些影片之后,可能觉得不喜欢、不认同,甚至引发了另外的一些想法,激发创作动能,这是最好的。而且看到更多的可能性了,人的包容度会更高,越来越多的人不断拓宽自己的接受边界,社会也会更宽容更和谐。”

 

观潮四年,变与不变

2018年以来,可以看到,有很多接受过专业电影教育的潮籍青年回乡拍片,很多不错的作品也陆续引发关注。“一开始我们讲到潮汕电影或潮语电影时,脑海里就会想到某种具体的东西,可能是小品剧,可能是其它,但渐渐,made in 潮汕或made by 潮汕(人)的电影出现了各种不一样主题和呈现方式,这是可喜的变化。”陈功铭说。


现场观众提问


观潮四年,除了见证了本地电影氛围的热化,还有潮籍电影人的成长轨迹。“同一个导演几年前的作品和现在的作品对比,可以看到他的制作方法,思考方式和关注重点的转变和深入,人生观、价值观的改变等等,非常有意思。”陈功铭说。安静的观影现场,没有猝不及防的闪光灯和手机铃声……“可以看到,我们的观影者素质越来越高,每一年的观影质量也都在优化。”


今年,观潮的新春特别活动也做了升级,除了在大年初五晚举办新春特别展映及映后交流,初四晚上还举办了创作者沙龙,聚集了影视从业者、学者学子及文化产业人与导演一起探讨关于独立制作及全球参展的故事,主题回顾展则从大年初六持续至元宵。


创作者沙龙现场

 

观潮影展,未来可期

走过四年,“观潮”有了自己的影响力和公信力,在很多观众的心目中逐渐成为一个品牌,“正月初五去观潮”也成为了一些年轻人的例牌活动。但观潮也遇到了难题——如何更有组织和规模地去组织和运营,让这种力量传递下去。


目前,观潮没有全职员工,没有经济来源,没有资金能够支持日常运转,不能够开展更多的项目……“有一些导演片子还没有拍完,就提前预约,说有片子想送到观潮。”就是这样一种紧迫感,让陈功铭和团队觉得,仅仅依靠社会力量和自筹的有限经费组织一两次的活动不是长远之计。


“除了办活动,它还有做孵化、学术研究和交流的可能性。”陈功铭说:“如果只是靠志愿者的业余时间,难免会因为时间和精力不足而造成活动质量的不如人意,那就比较遗憾了。组织化是观潮2019年要探索的可能性。”

 

作者 | 本报记者 蔡妍虹

图片展示

微博播报

图片展示
图片展示
图片展示


特区青年报

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金平区海滨路8号市委大院5号楼

电话:0754-88287701      传真:0754-88287701

网站备案信息: 粤ICP备16063816号    

                      粤公网安备 44051102000501号